正文 第八百五十二章 捕雀

作品:《如意小郎君

    巫擎等人和巫沙部众人目光呆呆的看着唐宁,随后便同时望向了前方的密林。

    唐宁将一颗暂时压制银线蛇毒的丹药扔给二长老,再次看了那处密林一眼,说道“怎么,要我请你们出来吗?”

    咻!

    一道银光从二长老的身体上窜出,消失在了前方的密林中。

    又过了一会儿,林中才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音。

    十余道身影从林中走出来,为首的是一名青年,他目光闪烁的看着唐宁,诧异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此人身穿蛊族传统服饰,竟也和阿朵一样,说的一口不错汉话。

    巫擎看着那青年,表情先是一怔,随后便大怒道“辛久,是你!”

    名叫辛久的青年伸出一根手指,那银线蛇便缠了上去,他看着巫擎,笑道“巫擎兄弟,巫沙部的大长老死了,剩下的两位长老都在这里,不如我们联手,将他们彻底留在这里,以后这里,可就只有你们一个巫沙部了……”

    巫沙部众人闻言,面色大变,立刻搀扶起二长老,和巫擎等人保持距离。

    “这是我们巫沙部的家事,就不劳你们和四长老费心了。”巫擎还没有开口,刚才和三长老争执的老者便走出来,看着那青年说道。

    他说的是蛊族的话,唐宁没有全听懂,却也听到了“四长老”这个词。

    蛊族的长老分为两种,每一个部落,都有自己族中的长老,但那老者口中的长老,显然说的是万蛊教四长老。

    辛久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自从你们效忠四长老的那一天起,你们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要不然,我又怎么会将银线蛇这么珍贵的蛊虫,借给巫擎呢?”

    那老者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很简单。”辛久笑了笑,看着巫擎手中的两个竹筒,说道“将这一对情蛊给我,我们立刻就走,你们巫沙部的家事,可以自己处理。”

    “休想!”

    巫擎迅速将那两只竹筒收起来,沉声说道。

    “这世上哪有白捡的便宜?”辛久看了他一眼,说道“别那么小气,我借你们银线蛇,你们将情蛊借给我,这才合情合理。”

    “原来你们的目的,始终都是情蛊。”那老者看着他,说道“你们居心叵测,从现在开始,我族和四长老再无关系,你们走吧,再不走,休怪老夫不客气!”

    “哦?”辛久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我倒想见识见识,到底是怎么个不客气法……”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更多的人从林中走出,他们身穿蓝紫长袍,看到这些人的时候,几位长老的面色同时大变。

    唐宁从阿朵的口中了解到,在黔地,几乎人人都懂些蛊术,但将之修炼到高深境界的人,却少之又少。

    这些浸淫蛊道多年,蛊术造诣极高的人,被称为蛊师。

    蛊师也有高下之分,在万蛊教,除了十大长老这种已经超脱出蛊师范畴的人,其余之人,均以衣服的颜色区分他们的蛊术高低。

    身穿蓝衣紫衣,便是十分厉害的蛊师,巫沙部中,也只有二长老和三长老勉强可以算是紫衣级别。

    而对方的紫衣蛊师,便有十余位之多。

    这些人的目标是情蛊,两位长老已经过世,情蛊暂时无主,但只需用自身的精血喂养一段日子,就能使情蛊重新认主。

    到时候,他们的手中就会多两只蛊王,如果仅以蛊斗蛊,就算唐宁手上有冰蚕蛊,也不是一对情蛊的对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然而,任何想要当黄雀的人,都要做好被捕捉的准备。

    身后的寨子里,已经有许多的青壮涌出来,站在巫擎等人的身后,看着辛久等人,神色紧张。

    辛久看着几位长老,说道“我只要情蛊,把情蛊给我,我不难为你们。”

    二长老看了他一眼,说道“这是两位长老留给部落的遗物,我们不可能交给你的。”

    辛久看向巫擎所在部落的另一名老者,问道“你的意思呢?”

    那老者站在二长老的身旁,说道“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那真是可惜了。”辛久摇了摇头,对身后的众人挥了挥手,说道“把情蛊给我拿过来,至于这些人……,杀了,一个不留。”

    他身后的紫衣以及蓝衣蛊师闻言,嘴里开始发出一阵阵奇怪的声音,与此同时,从他们的衣袍内,开始爬出数不尽的蛊虫,周围的草丛中,也传来了沙沙的声响……

    巫擎面色一变,急忙道“赶快将情蛊拿出来……”

    “没用的。”那老者摇了摇头,说道“情蛊没有认主,拿出来它们就跑了……”

    他说完之后,看向二长老,说道“老东西,还有什么后招,尽早拿出来吧,要不然我们巫沙部,今日便灭族了。”

    二长老目光望向唐宁,微微施了一礼,说道“小大夫,麻烦你了。”

    唐宁从袖中取出一个盒子,递给二长老。

    二长老恭敬的接过之后,上前两步,挡在众人身前。

    他从盒中取出了一物,放在手心,那是一只白色的虫子,通体晶莹,宛如白玉。

    地面的沙沙声音戛然而止,有一瞬间的停滞,随后便再次响起,只不过是刚刚爬出来的蛊虫,以更快的速度向来时的方向急退而已。

    缠绕在辛久手指上的银线蛇,也像是遇到了大敌,飞速的溜进了他的袖中。

    辛久看着二长老手心的东西,怔了怔之后,脸上便露出狂喜之色,失声道“冰蚕蛊!”

    冰蚕蛊是比银线蛇更高级的蛊虫,它是少见的攻守兼备的蛊,所到之处,万蛊臣服,普通的蛊虫,感受到它的气息,便会退避三舍,可以说,一般的蛊师,身具冰蚕蛊,天然便已经立在了不败之地。

    想不到,他为两只情蛊筹谋了这么久,居然还能有这么大的意外收获。

    若有冰蚕蛊在手,他又何必用冒着风险,让情蛊认主。

    他眼中浮现出火热之色,说道“这只冰蚕蛊,我要了。”

    有冰蚕蛊在,所有人的蛊术都没有了用武之地,因为他们的蛊虫根本不会听他们使唤。

    他身后的数十人纷纷拿出兵器,向前方逼迫而来。

    蛊术的运用,用之在奇,冰蚕蛊能克万蛊,却不能克人,仅仅修习蛊术,不修武学,是无法成为高级蛊师的。

    因此,一名厉害的蛊师,除了蛊术造诣极高之外,武功也必然不俗。

    看着向他们靠近而来的敌人,唐宁推了推站在他身旁打盹的老乞丐,说道“醒醒,来活了……”

    。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