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章 两难

作品:《如意小郎君

    钟明礼看着唐宁,问道“你说这是一个圈套?”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这件案子看似合理,其实处处都透着疑点,案子本身可能并没有什么问题,但过程却是有些人故意为之,为的就是将你拖下水,如果我没有猜错,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钟明礼脸上浮现出一丝懊悔之色,随后又道“我被地方上制造的假卷宗所迷惑,没有深入调查,是我的失职,但停职已经是最严厉的惩罚,他们还能干什么?”

    话音落下,彭琛从外面走进来,脸色阴沉,说道“大人,不好了,京中百姓都在传,说您和地方恶霸勾结,收了他们的贿赂,草菅人命,颠倒黑白,百姓要联名上书治你的罪呢!”

    钟明礼闻言,身体一晃,缓缓的坐在椅子上,面色苍白至极。

    京兆尹判错一件案子,只是他的小失职,但因为这件案子,激起民变,却可大可小,小则罚俸,大则丢官。

    具体怎么判,还要看陛下的心情。如今陛下病重,看的则是尚书省的决定。

    很显然,这件事如果是某些人的圈套,他们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许久,他才颓然的叹了口气,说道“罢了,这个京兆尹,我也早就当的烦了……”

    他看向陈玉贤,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我这就引咎辞官,以后多陪陪你……”

    陈玉贤虽然希望丈夫能时常陪在她身边,但她也知道,这只是无奈之举,并不是他想要的。

    他看向唐宁,问道“宁儿,你……”

    “不可!”钟明礼知道她想要说什么,猛地站起来,说道“区区一个京兆尹,还不被端王放在眼里,他这么做,就是为了抓住宁儿的把柄,他若插手,岂不正中端王下怀?”

    陈玉贤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再说什么了。

    唐宁却是笑了笑,说道“无妨,这京师,现在不会是端王做主,以后也不会是。”

    钟明礼闻言,面色一怔,随后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惊愕的看着唐宁,问道“你,难道……”

    他没有等到唐宁的回答,便有下人上前禀报,户部侍郎方哲拜访。

    唐宁看向钟明礼,说道“我去见见方大人。”

    钟明礼点了点头,等到唐宁离开之后,他的面色逐渐变得复杂起来。

    陈玉贤察觉到了他的表情变化,诧异道“你怎么了?”

    钟明礼叹了口气,说道“这个朝堂,已经是他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我们真的是老了……”

    ……

    唐府前院,方新月噘着嘴,看着唐宁,不满的说道“唐宁哥,你回来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方哲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你去玩吧,爹爹和唐大人有话要说。”

    方新月用略微埋怨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跑去内院找小小了。

    方哲看向唐宁,说道“端王掌权之后,很快便换掉了大理寺卿,新的大理寺卿,是他的人,京兆府衙徐少尹,也投了端王,不仅如此,万年县令,也是端王的人……”

    这几个人如果是端王的手下,那么这次针对岳父大人的事情,便很容易串起来了。

    京兆府错判的那件案子,就发生在万年县。

    端王的人故意制造了这个错案,虽然搭进去了一个万年县令,但却也将京兆尹拖下了水,这笔买卖不可谓不划算。

    大理寺卿是他的人,这也是他们不选择刑部申诉而选择大理寺的原因,如今陈皇病重,大理寺由端王执掌,是非黑白,自然也由他们去说。

    此外,他再煽动百姓,将这件事情彻底闹大,使得唐宁若是插手,立刻便会身陷泥潭,而他若是不插手,岳父大人的官位十有是保不住了……

    插手是麻烦,不插手的话,岳父大人的官位会丢,右相的面子也会丢,这对唐宁来说,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不得不说,端王这一次玩的的确漂亮,唐宁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对手了。

    方哲语气顿了顿,看向唐宁,再次说道“不仅如此,宫里传来消息,陛下不日即将立端王为太子,这个月内就会下诏。”

    京兆尹的事情与唐宁有关,陈皇立端王为太子一事,可就是方家不得不考虑的事情了。

    唐宁看着他,问道“你们的意思呢?”

    方哲淡然道“户部吏部礼部,方家能掌控。”

    方哲虽然只是户部侍郎,但显然已经掌控了整个户部,吏部不用说,有方鸿在,也没有什么问题,礼部尚书是张大学士之子,赵圆张家姐姐的父亲,看来方家已经彻底搭上这条线了。

    方哲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以方家如今直接或间接掌控的势力,已经能够影响或是改变陈皇的决定,他们以前可以蛰伏等待,但陈皇欲立端王为太子,他们却是不能再等待下去了。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刑部宋大人那里,到时候我会去找他,兵部陆家也不用担心,工部有张昊张大人在,尚书省……,王相不会坐视不管的,至于萧家凌家等,你们也不用管了……”

    方哲拱手道“劳烦唐大人。”

    唐宁挥手道“帮你就是帮我。”

    ……

    尚书省。

    尚书左丞李奇手里拿着一份卷宗,看了看身侧众人,说道“此案影响甚大,甚至已经在民间引起民愤,必须严肃处理,涉案人员,一个都不能姑息。”

    “李大人,这不妥吧……”一名官员脸上浮现出为难之色,说道“此案京兆尹虽然有过失在先,但明显不是主要过错,将京兆尹钟大人革职查办,似乎有些太过了……”

    “过失?”李奇冷哼一声,说道“草菅人命,激起民愤,这算是小过失吗?京师是什么地方,天子脚下,他身为京兆尹,草菅人命,糊涂办案,辜负了陛下和朝廷的信任,还有什么资格再坐在这个位置上?”

    那官员提醒道“大人别忘了,他可是唐相的岳父。”

    提到那个人,李奇心中便是一阵发虚,但一想到他的背后有端王殿下撑腰,而这件事情本来就是端王给唐宁设下的圈套,就等着他自己钻进去,心中又有了几分底气。

    唐宁不插手还好,一旦插手,所有的矛头,就会从京兆尹身上指向他,这正是端王殿下想要的。

    “权贵犯法,与庶民同罪,这是唐相当初提出来的……”他拍了拍桌子,怒道“唐相的岳父怎么了,别说是唐相的岳父,就算是唐相犯了罪,也同样要受到应有的惩罚!”

    他说的大义凛然,唾沫横飞,一副大公无私的样子,尚书省众官员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两位丞相都不在的这些日子,他就是尚书省唯一的主事之人,连尚书右丞都被他排挤到了角落里,连一封折子都看不到,还有谁能忤逆他的命令?

    便在这时,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

    “大理寺只办陛下交代的案子,越权办理此案不合规制,即刻命大理寺卿将此案交给刑部处理。”

    这声音不大,却满是命令的口吻。

    尚书左丞听到此言,脸色一沉,正要质问,看到来人时,面色却忽然一变,脱口道“王相!”

    。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