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八十一章 针锋相对

作品:《如意小郎君

    “咔嚓!”

    进宫的马车里,魏间咬了一口苹果,唐宁看着他,问道“陛下的身体,真如外界传言的一样吗?”

    魏间叹了口气,说道“比外界传言的,还要严重一些,太医说,陛下的身体怕是撑不过这个月了。”

    现在已经是月中了,岂不是说,陈皇的时间,连半个月都不到?

    唐宁眉头皱起,看着魏间,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间摇了摇头,说道“自从唐大人离开京师之后,陛下的身体就一日不如一日,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也逐渐将政事交给端王处理,唐惠妃趁机掌控了皇宫,以陛下的身体为由,禁止群臣觐见,这次咱将唐大人回来的消息传给陛下,也费了好一番周折……”

    唐宁叹了口气,心情有些复杂。

    虽说陈皇的手段,在他看来,有些太过残酷无情,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是一代雄主,然而即便是他在位期间创下再大的功绩,也终将随着他的逝去,化为史书上冰冷的文字。

    车厢内沉默了一会儿,魏间的再次开口,将这种气氛打破。

    他的目光望向窗外,似是无意的说道“咱知道唐大人和端王之间,有着很大的仇怨,但是陛下如今已经做出了选择,唐大人对端王,还是要手下留情一些……”

    他语气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至少,在陛下还在位的时候……”

    魏间其实平时话不多,今日却主动和唐宁说了不少,透露出来的信息更多。

    唐宁看着他,目光中浮现出一丝异色,说道“陛下难道真的放心将陈国交给端王?”

    魏间道“润王年幼,无法处理政事,陛下担心他会被有心人利用,分封在外的皇子,比端王更加不堪,陛下已别无选择。”

    显而易见,陈皇说的有心人,就是方家了,赵圆年幼,若立他为皇帝,一来镇不住朝中的权臣,二来陈皇怕是也担心方家太过势大,一不小心,陈国可能就不姓赵了。

    本来等到再过几年,等到赵圆成人,陈皇的这个顾虑也会消失,但意外总是来的这么快,他的身体已经不容许他再等下去了。

    对于陈皇来说,端王的确是一个最无奈却也是最合适的选择。

    唐宁发现魏间似乎遗忘了一个重要的人,问道“怀王呢?”

    若是单以才能衡量,所有皇子,包括润王,都没有人比怀王更适合那个位置。

    魏间道“怀王因为出身问题,所以……”

    唐宁笑了笑,说道“魏总管难道也要告诉我,是因为怀王的母妃没有地位,所以怀王没有资格做皇帝吗?”

    魏间看着他,许久,才摇头道“陛下心中如何想的,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也不知道。”

    唐宁不再为难魏间,他已经告诉了他很多信息,很多他需要的信息,并且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马车行驶进了皇宫,在后宫之外停下来,魏间带着唐宁走进去,一名守在门口的宫女见此,拎起宫裙,匆匆向另一处宫殿跑去。

    唐宁进入陈皇后宫的次数并不多,也就是给淑妃和太后看病的时候才能进入。

    他和魏间并肩而行,随口问道“太后和淑妃娘娘身体还好吧?”

    魏间点头道“太后和淑妃身体向来安好。”

    看来唐惠妃虽然把持了后宫,但还不敢对淑妃动手,不过这只是暂时的,以唐惠妃的阴狠手段,怕是陈皇刚刚驾崩,她就会将润王,怀王,甚至于淑妃等后宫妃子一网打尽,从她以往的行事风格来看,随便找个理由让她们一起殉葬都有可能。

    唐宁和魏间来到养神殿门口,正要进去,身后却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站住!”

    唐惠妃从左侧的长廊走出来,看着唐宁,沉声道“身为外臣,后宫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魏间急忙解释道“娘娘,这是陛下……”

    唐惠妃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魏间闻言,看了看她,只好闭上嘴巴。

    “魏总管奉陛下之名召见本官,为何不能说话?”唐宁看了唐惠妃一眼,继续道“陛下相召,别说这后宫,哪怕是刀山火海,臣也不得不来。”

    魏间不漏痕迹了看了唐宁一眼,唐惠妃则是冷哼一声,说道“陛下让你去死你也去吗?”

    唐宁笑了笑,说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倘若陛下让娘娘去死,臣也会亲自赐娘娘三尺白绫……”

    唐惠妃粉面含煞,双目死死的盯着唐宁,厉声道“放肆!”

    “放肆的是你!”唐宁面色一沉,说道“本官乃当朝右相,陛下召见本官,有重要的国事商谈,身为后妃,你有何资格拦住本官,后宫干政,祸乱宫廷,你知不知道,本官可联合朝中同僚,废你了后妃之位!”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毫不掩饰心中的杀气。

    唐惠妃手段再狠辣,也不过是一介女子,唐宁这两年走遍各地,尸山血海见过不少,手上也曾染血,他的杀意,岂是一个寻常女子能够承受的?

    一股凉意从心底涌出,唐惠妃面色发白,蹬蹬的退出数步,颤声道“你,你要造反吗!”

    这一刻,她才亲身的体会到,眼前的年轻人,是当朝右相,是杀伐果断,战功赫赫的左骁卫大将军,而不是那个不曾被她放在眼里的外甥……

    唐宁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阻止陛下召见丞相,我看想要造反的是娘娘吧……”

    唐惠妃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便在这时,从殿内传来几声轻咳,陈皇在两名宦官的搀扶下,从殿内走出来,看着唐惠妃,说道“他是朕让魏间召来的,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下去吧。”

    唐惠妃不甘的看了唐宁一眼,又想起他刚才的眼神,面色更白,恶狠狠的瞪了魏间一眼,躬身对陈皇行了一礼,说道“臣妾告退。”

    唐惠妃离开之后,陈皇看向唐宁,说道“进来吧。”

    陈皇比起唐宁离开京师之时,简直判若两人。

    不到半年时间,他整个人便消瘦了一半,面色惨白,眼眶深陷,根本不用太医诊断,只是看上一眼,寻常人都知道他已经命不久矣了。

    唐宁跟着陈皇走进养神殿,陈皇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靠上去,问道“黔地的事情怎么样了?”

    殿内烟雾缭绕,充满了熏香的味道,唐宁抬头看着陈皇,说道“回陛下,梁国余党欲要在黔地行复国之事,因此黔地才会生乱。”

    “梁国余党,又是梁国余党,他们不是已经死在江南了吗……”陈皇一口气停顿了数次,声音也极低,像是没有多少力气的样子。

    唐宁解释道“臣在江南诛杀的,是黔王余党,在黔地作乱的,是吴王一党,不过陛下放心,臣已经破坏了他们的计划,短时间内,黔地不会再乱。”

    陈皇点了点头,说道“你办事,朕放心。”

    若是在以往,听到这样的消息,陈皇必定会大笑几声,抒发心中的喜悦。

    然而此刻,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表情,眼神有些空洞,且没有任何神采。

    唐宁心中有些哀叹,一代雄主,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