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8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作品:《婚意绵绵总裁宠妻好欢喜

    冯如玉加快了车速,没有朝着家的方向去,而是去了比较偏远的北郊。

    池语默三分钟后就发现冯如玉的路线有问题。

    她有点担心冯如玉做出偏激的行为,脑子里第一个想起来的人就是雷霆厉。

    她立马打开微信,发送视频邀请。

    雷霆厉那边接听了,屏幕里出现他那张刚毅英俊的脸,依旧酷酷的,沉声道:“到了?”

    “嗯,现在是我秦明海的妻子过来接我的,我给你看啊。”池语默把镜头朝向冯如玉。

    冯如玉想回头看视频那头是谁,池语默转回了手机,不让她看到。

    “发生什么事了?”雷霆厉警觉,眯起眼睛。

    以前她不喜欢雷霆厉的睿智,仿佛什么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但是现在,她膜拜雷霆厉的睿智了,一眼就能看出问题。

    “目前还没有发生什么事,但是她行驶的方向不是秦明海家。”池语默直白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我来处理。”雷霆厉冷声道,雷厉风行的挂上了电话。

    “池语,你别血口喷人,你这么多年不回秦州,很多路线都变了,我现在走的是近路。”冯如玉阴阳怪气的说道。

    “秦家在南边,你现在往北边开,南辕北辙吗?难道想要绕地球一周,确实够近。”

    现在被雷霆厉知道了,她心里有了保障,整个人也放松了起来,靠着椅子,耷拉着眼眸看着前方。

    “那边在修路,我只能这边走,这边已经是最近的了。”冯如玉解释道,白了池语默一眼,“刚才的男的,是你男朋友?”

    “是啊。男朋友。”池语默扬起笑容,现在发现,男朋友这三个字,挺好用。

    冯如玉显然一惊,表情怪异,心里不是滋味,“还有男的要你?瞎眼的吗?”

    “你觉得宋毅楠瞎眼吗?”池语默反问道。

    “当然不,我家以纯比你好几百倍。”冯如玉高傲的说道。

    “所以,你那么怕我抢走宋毅楠干嘛。”她拍了拍驾驶座的椅子,“该往右转了。”

    “我知道怎么开车。”她坚持直走,手机响起来,是秦明海的。

    冯如玉拧起眉头,接听。

    “接到小语没?”秦明海口气很不好的问道。

    “接到了,现在在回来的路上。”

    “火车站到家才十几分钟,你还有多久到。”秦明海不耐烦道。

    冯如玉倒是有点火了,“我说老秦,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无缘无故的请你这个野种,现在还要跟我发脾气,马上以纯和毅楠就要结婚了,你让她回来不是捣乱吗?幸亏以纯也是你亲生女儿,就这样。”

    冯如玉没等秦明海说话,就挂上了电话。

    她执意往北郊开。

    手机再响起来,她看是秦明海的,压根不接,直接关机了,丢在副驾驶的位置。

    池语默有种不好的预感,拧眉,“停车。”

    冯如玉不仅没有停车,反而关上了车门,开的更快了。

    “我让你停车,听到没有。”池语默厉声道。

    “我这次不给你一点教训,你就不知道秦州不能回来。”冯如玉厉声道。

    “你到底想干嘛,我已经告诉我男朋友了,我少一根寒毛他都不会放过你。”池语默警告道。

    “你以为我会怕他,秦州市警察局的副局长是我表哥,哼,池语,你还是像以前那样不自量力,要不是你抢宋毅楠,就不会被我送去日本读书,你要是不去日本读书,就不会被绑架,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冯如玉上了高架,速度开的更快了。

    她要强行下车容易出危险,索性,不挣扎了,“我的男朋友比宋毅楠好几百倍,我眼睛也不瞎。”

    “哟,你做梦吧,你能找到比毅楠好的?你现在还不知道毅楠多厉害吧,他抖一抖脚,秦州都要振一振的。”冯如玉骄傲的说道。

    “你快别说了,我要是后悔了呢,毕竟,救他的是我,不是秦以纯。”

    冯如玉脸色变差了,拳头握的紧紧的,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眼中迸射出杀气,参杂在恐惧之类。

    池语默看出她愤怒的状态,“要不,我们做个交易,我不说出来是我救的他。”

    “什么交易?”冯如玉问道。

    “当初,是秦以纯推我下河,我才拉的她,她故意拉我的时候,自己跳进去,我需要她的道歉。”池语默淡淡然的说道。

    “不行,你这是想要抹黑以纯,明明是你推我们以纯下河的。”冯如玉趾高气扬的说道。

    池语默垂下眼眸,与冯如玉讲道理,简直是浪费口水。

    她只是要秦以纯跟她道歉,而不是当着宋毅楠的面说出真相,他们这点让步都不给吗?

    当宋毅楠救秦以纯而不救她的那刻,她其实就放弃宋毅楠了。

    他可以对她好,但是她不能奢求他的好,他也可以对她坏,因为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她到现在都没有告诉宋毅楠是她救了他,是因为宋毅楠跟秦以纯在一起了。

    她说出来是希望他回头吗?

    不,事实上,她在感情上有很强的洁癖,已经是别人的了,她不要,即便痛的就像割掉自己的心脏。

    “所以,你是不想和我交易了?”池语默狐疑的问道。

    “我为什么要和你交易,你以为你现在说出来有用吗?现在啊,毅楠被我家小纯吃的死死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既然如此,你现在再做什么?你现在已经到了北郊了,可以停下来了吧。”池语默冷声道。

    “我现在在做什么,我在教训你。”冯如玉开到荒坡上,停下了车,“你现在可以滚下去了。”

    池语默坐着没有动,“如果我不下车呢?”

    “你给我从车上滚下来。”冯如玉下车,打开后车门,把池语默拉出来。

    她还纳闷呢,这丫头怎么没有力气反抗,去打开后车厢的时候,车开动了。

    她震惊的看向形势中的车子。

    池语默打开车窗,伸出手,摇了摇,加快车速离开。

    冯如玉气的跺脚,她想打电话给她表哥,发现,手机还在车里……

    ps:不好意思,水了一下,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别着急啊,雷总马上就出现,有人欺负他女人,还能不出来一起虐渣吗?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