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5.主角光环

作品:《生存进度条[穿书]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当然不是, 老三在看到那个跳舞视频的时候就开始怀疑是你了,但你变化太大,他怕认错人, 就找了老四, 你也知道,老四因为职业的原因,在认人这方面比普通人强得多。”

    时进目瞪口呆, 然后额冒冷汗——他怎么就忘了, 军人可不是纯靠外表认人的, 他当初能一眼认出卸掉伪装的卦一,向傲庭自然也能通过视频认出减了肥的自己, 更何况那些视频有些还拍得超级清晰, 五官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小死也结巴起来, 说道:“可、可那段时间进进你的进度条没有涨啊,真、真的那么早就认出来了吗?”

    这也是时进现在想搞清楚的!

    见时进露出震惊的样子,时纬崇又叹了口气, 继续说道:“在大致确认视频里的人可能是你后, 我和老四开始顺着这根线调查, 发现你曾经到过前几天我们重逢的那家商场, 没过多久, 老三那边突然收到了一条来自官方的消息, 说你是什么官方的卧底, 不要随意暴露你的视频。我们觉得不太对劲, 怕自己认错人, 也怕视频里的人确实是你,就一边让老四去查官方的消息,一边派人轮流在那家你出现过的商场蹲守。找到你那天是你的生日,我想着你或许会再去那个商场买点什么,或者庆祝生日,就约了老三老四一起去那里,幸运的是,我们真的找到你了。”

    时进已经彻底听傻了,脑中疯狂回顾那段时间自己进度条的变化,越想越觉得奇怪,在脑内问道:“小死,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太对?”

    小死也懵懵的,问道:“哪里不对?”

    “就是进度条的涨幅……我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时进皱了眉,又看一眼对面完全是一副好哥哥样子的时纬崇,撇开固有的剧情偏见去看的话,只以他现在的感觉,居然觉得时纬崇此时的模样看起来还挺真诚的。

    但进度条又不可能说谎,到现在为止,进度条的数值可还卡死在900,一动都不带动的,如果时纬崇真像他表现出的那么爱弟弟的话,没道理这进度条一点都不往下降。

    “大哥。”时进手心有些冒汗,觉得自己好像被剧情给坑了,又觉得现在的时纬崇在给自己挖坑,问道,“你为什么那么想让我回家?你就不怕带我回去后,我偷偷联合爸爸留下的心腹,给你使绊子吗?”

    时纬崇看傻子似的看他一眼,回道:“小进,平时少看那些豪门狗血电视剧,影响智商。”

    时进:“……”

    时纬崇还是语重心长:“小进,我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呆在廉君身边不安全,他并不是真的对你好。你还这么小,他却让你去接近徐怀那种人渣,还是用那种……那种办法,如果这次哥哥没找到你,你下次会被他派去干什么?直接和人堵命吗?”

    时进有些绝望,在脑内说道:“小死,怎么办,我觉得自己快被他说服了,他真的是个坏哥哥吗?”

    “可进进你的进度条还是一点都没降,依然是900……”小死语气也很不确定。

    “小进。”时纬崇那边还在说,语气越来越恳切,“跟我回家吧,你这个年纪应该去上学,而不是在这边和黑社会纠缠不清。我知道爸爸的死对你打击很大,你心里有很多疑问,或许还对我心怀怨恨,这我都能理解,但我真的不想眼睁睁看着你往火坑里跳,跟我回家吧,好不好?”

    时进觉得如果不是进度条横在那,他肯定已经被时纬崇的兄长之爱感动了。只可惜,事情没有如果。

    “大哥,对不起。”他表情为难,语气却坚定,“君少不是黑社会,呆在他身边我觉得很安全,谢谢你的关心,我很感激。”如果这关心是真的的话。

    谈话再次陷入死胡同。

    时纬崇看着时进,彻底沉默下来,像是已经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才好了。

    时进被他看得不自在,也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特别过分,站起身,扯起嘴角勉强朝着他笑了笑,说道:“我一会还有训练……失陪。”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会议室,冲回房间拧开浴室水龙头,把脑袋扎了进去。

    哗啦啦,冬天一通冷水浇下来,哪怕室内有暖气,时进也被冷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然后强制性冷静下来了。

    “小死,剧情肯定有漏洞,咱们得更周全一些,多考虑一些别的可能。”时进关掉水龙头,看着镜中被冻成傻子的自己,抬手一抹脸,扯起一块毛巾出了浴室。

    小死已经被时纬崇的兄长之关爱弄得开始怀疑自我了,闻言连忙问道:“什么别的可能?”

    “考虑时家五兄弟并没有原剧情中写的那么想杀弟弟的可能。”时进坐到沙发上,顶着毛巾,抽纸巾撸冻出来的鼻涕,“就我对时纬崇的了解,我觉得他如果真想杀我,那他根本不会在会所外亲自守我几天,还跟我说那么多废话,我甚至觉得他其实已经被我之前那通放弃遗产和自残的行为软化了,刚刚是真的在关心我。”

    小死迟疑:“是、是这样吗。”

    “也许是,也许不是,我只是希望我们不要太过局限于原剧情,反而忽视了真正的危险因素。”时进把纸巾丢掉,安静思考了一会,说道,“小死,你把原书剧情再弄份出来,我有些事情想要确定。”

    ……

    时进花三天时间把原书本就不长的剧情逐字逐句地分析了一遍,最后糟心的确定了一件事——原剧情中没有一个清晰直观的证据表明,原主是被五个哥哥杀掉的,哪怕是主人翁原主自己也没有真正的证据。

    原主的死亡过程十分漫长也十分痛苦,时行瑞死后,原主没过多久就被人绑架了,虽然后来被救了回来,但却毁了容,还少了两根手指。

    这之后原主被五个哥哥夺走了公司,“圈禁”在了五哥黎九峥的私人医院里,哪也不能去。而到这里时,原主已经认定自己是被五个哥哥伤害的了,原因是——哥哥们没有以前那么爱他了,哥哥们抢了他的遗产,哥哥们对他冷言冷语冷嘲热讽,哥哥们都是虚伪的大骗子!

    时进:“……”少年,虽然时家五兄弟确实是虚伪的大骗子,但你确定凶手的方法会不会太草率太主观了一点……

    “圈禁”持续了半年,半年后原主伤差不多养好了,于是时纬崇把原主从老五黎九峥那接了回去,送原主去了学校。原主因为毁了容,在学校受到了严重歧视,原主很难受,认为时纬崇送他回学校是为了羞辱他!

    原主心中仇恨的火苗哗哗地烧,忍不住联合了时行瑞的老心腹,想给当时接管了瑞行的时行瑞使绊子。结果他绊子刚使了一半,就莫名其妙出了车祸,重伤垂危了。

    这一垂危就是一年的时间,原主在病床上痛苦挣扎,不能正常进食,不能正常说话,只能痛苦地听着医生护士讨论着他的可怜和落魄,最后怀着满腔对兄长们的恨意,器官衰竭而死。

    书是以原主的视角写的,所以看书的人十分容易代入原主的角色,不知不觉跟着原主的思路走,时进第一次看的时候就差点被剧情憋屈死,恨五个兄长恨得牙痒痒,但现在再看一遍,撇开那些主观的情绪只从情节上来看,剧情里不清不楚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绑架案也好,车祸也好,这些直接导致原主死亡的事件,全都没有证据表明是五个兄长派人做的,虽然他们嫌疑最大,动机也最足。

    “咱们被剧情坑了。”时进最后长叹一声,下了结论。

    剧情提供者小死默默缩小了存在感。

    “时家五个兄长或许都不喜欢原主,都希望原主消失,但他们不一定真的付诸行动了。就像是我们生活中偶尔也会产生希望某个人渣去死的想法,但却不会真的去动手杀人一样。”时进说着,最后看一眼写着分析结论的白纸,把它泡到水里一顿揉搓毁尸灭迹,抱起身边已经显得很旧的黄瓜抱枕,说道:“走,咱们去验证一下这个结论。”

    小死立刻回神,问道:“进进你要怎么验证?”

    “去找脾气最差的容洲中吵架,套套他的态度!”时进表情认真,信心满满。

    小死:“……”

    ……

    一个小时后,没有驾照的时进由卦二亲自开车送到了b市某个别墅区门口。

    “你确定他在家?”卦二叼着烟询问。

    时进点头:“确定,我去他粉丝站打探过消息了。”

    卦二嘴里叼着的烟差点吓掉了:“粉丝站连偶像在不在家这种事都知道?”

    “正常粉丝是不知道的,但有一种最被明星厌恶的粉丝肯定知道——私生饭。”时进回答,解开安全带,朝着卦二挥手,“你回去吧,开车小心。”

    卦二不放心,问道:“真不需要我陪你?”

    时进从善如流:“那你还是陪我吧,我怕。”

    卦二:“……”

    进入密道之后,廉君的进度条开始快速后退,很快就降到了500,已经彻底确保了安全。时进自己的进度条也跟着降了,回到了690。

    时进见状又是松了口气,又是咬牙切齿,同时还有了点猜测,在脑内说道:“你家宝贝这个条,每次危机解除就退回500,那剩下的500……”

    小死捧场接话:“进进有什么想法?”

    时进看一眼前面被卦三推着的廉君,猜测道:“剩下那500会不会和廉君的身体状况有关?”

    “我觉得进进猜得对,进进真聪明!进进窝爱腻!”小死热烈拍马屁,试图哄时进开心。

    时进好不容易扭回来的心态差点又被小死这句告白给腻歪崩了,忙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冷静,问道:“你家宝贝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生病了吗?”

    小死的语气正经起来,回道:“不是,宝贝是先天体弱,神经这块也有点问题。”

    “什么意思?”时进皱眉。

    小死叹气,详细说道:“宝贝是早产儿,身体一直不好,双腿无力是天生的,但以前没现在这么严重,可以日常行走,也可以做些基础的强身锻炼,只是不能长时间剧烈运动,而且剧烈运动后双腿会痉挛难受很长时间。其实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以宝贝的毅力和努力程度,慢慢练好身体只是迟早的事,但几年前‘灭’出了点事,宝贝被人暗算,中了一种新型的神经毒素,人差点就没了,后来虽然勉强把毒给解了,但还是伤了根本,身体彻底垮了。”

    时进越听眉头皱得越紧,继续问道:“那他的腿……”

    “现在也能走,但走不了几步,而且因为残留毒素的影响,宝贝腿部的痛觉神经变得特别敏感,刀尖上的舞蹈这个故事你听说过吧,宝贝现在走路大概就是那种感觉。”

    刀尖上的舞蹈。

    时进忍不住再次看一眼前面坐在轮椅里的廉君,沉思许久,眉头突然慢慢松开了,问道:“小死,进度条里可能存在不能消除的致死因素吗?”

    小死被问得一愣,回道:“不存在,不然这场博弈对你和宝贝就太不公平了。”

    “那就好办了!”时进又精神起来,开心说道,“既然不存在不能消除的致死因素,那证明你家宝贝的身体还有救,只要找对了方法,他肯定会重新变得健康起来的!”

    小死懵了几秒,后知后觉的也傻乐起来,说道:“对、对哦,进度条是不会骗人的,如果宝贝剩下的500进度条真的是身体方面的……啊啊啊,进进你真好,进进窝爱腻,进进窝是不是可以看到腻和宝贝生猴——”

    时进语气幽幽:“自残了解一下?”

    “……进进,密道走到头了。”小死话语一拐,为自己赢得了死缓。

    时进抬头看过去,果然见到密道已经走到了尽头,一扇铁门正静静立在终点的位置。

    卦三去开门,廉君则滑了滑轮椅,让自己正对着后面的时进,问道:“怎么这么安静,在想什么?”

    时进看向他,扫一眼他单薄的身体和苍白的脸色,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回道:“在想你这个月会不会给我发奖金,我可是帮你把卦四活捉了。”

    廉君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句回答,沉默几秒,手指点了点轮椅扶手,干脆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问道:“你想要什么样的奖金,权利?金钱?或者……自由。”

    嗯?奖金原来不是单纯指现金,还能有其他含义吗?

    时进疑惑,搞不明白廉君话里的隐藏含义,刚摆手准备说给他工资加倍就好,想到什么,又把话咽了回来,确认问道:“这个奖金,是我说什么你都给,都答应吗?”

    他这问题一出,廉君敲扶手的手指停了,门边的卦三和门后出现的卦二也话语一停,齐齐扭头看了过来。

    时进莫名,问道:“你们怎么了,我说什么奇怪的话了吗?”

    “没有。”廉君敛了情绪,摆摆手让卦三和卦二收回视线,承诺道:“你想要什么?只要你开口,我都答应。”

    得了保证,时进放心下来,说道:“那我要——”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突然从远处传来,时进的话被炸了回去,侧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但他什么都没看到,密道门后是一个四面封闭的小医务室,墙上没有能供他观察外界情况的窗户。

    廉君皱眉,吩咐卦二和卦三去处理外面还在蹦跶的卦四残党,挪动轮椅靠近时进一点,说道:“不要分心,时进,你想要什么。”

    他对这个问题表现得意外的执着,有点不问出结果不罢休的架势。

    时进侧回头,再次试图张嘴。

    轰隆隆——

    又是一连串密集的爆炸声传来,而且这些声音指示的方位居然全都不一样,时进不淡定了,惊呼:“咱们的果园不会被卦四的残党给炸没了吧,我的抱枕可还留在宿舍楼里!”

    反复被爆炸声打断谈话,廉君没了耐心,抬手抓住了时进的手臂,用力捏了一下引回他的注意力,沉声问道:“时进,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的手太冰,时进被凉得一激灵,终于发现了他情绪的不对劲,想缩回胳膊又忍住,皱了皱眉,反手扯下他的手握住,轻轻搓了搓做出帮他取暖的动作,回道:“你急什么,我就是想和你每天一起吃饭,还有你这手怎么这么冰,今天温度不低啊。”

    每天一起吃饭?

    廉君怔愣,看向自己被他温柔揉搓的手,眼神变幻几秒,紧绷的手臂慢慢放松下来,不着痕迹地拉近两人的距离,如同诱哄般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想成为卦一他们那样的存在,拥有和他们同等的权利,贴身留在我身边?或者是成为比他们更亲密的……什么?”

    怎么突然凑这么近……时进后退一步,摇头回道:“不是啊,我就是单纯想和你一起吃饭,毕竟你那的伙食肯定要比宿舍楼的好。唉,宿舍楼的食堂师傅口味偏重,做菜重油重盐,我是真的吃不惯。”

    廉君表情一僵,视线落在他后退的脚上,问道:“……就这样?”

    “就这样,等等,有人来了。”时进表情一肃,掏出枪握在手里,先把廉君推到墙角,然后摸到门边,仔细听外面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三米、两米、一米……时进把子弹上膛,紧紧盯着被拧动的门把手。

    咔哒,门开了,时进立刻把枪对了过去,手指摸上扳机。

    “别激动,是我。”卦二举手做投降状,安抚住时进后在室内找了找,找到正从角落滑出来的廉君,报告道,“残党已经处理完毕,卦四果然勾结了外人,试图来一招里应外合,现在埋伏在外面的人已经被警方一网打尽了。”

    廉君滑动轮椅出来,看都没看时进一眼,回道:“不错。”说完越过两人,自己滑动轮椅离开了。

    卦二疑惑,看向时进,比口型:你惹君少生气了?

    时进先是摇头,后又点了点头,迟疑回道:“大概是吧……”

    卦二来了兴趣,问道:“你做什么了?君少看着冷,其实脾气挺不错的,你能惹他生气也算本事。”

    时进叹气:“我告诉他我挑食,想去他那蹭饭……这个要求真的很过分吗?”

    卦二:“…………噗。”

    时进斜眼看他,掰手指。

    “别别别,别动手,你……唉,你……”卦二按住他的手,拼命憋笑,最后实在忍不住,闷笑几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一句“傻孩子”,走了。

    时进脸色黑如锅底——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

    天亮时分,这场由卦四挑起的内乱终于解决完毕,卦四被活捉,他的残党全部被揪出,花花果园内一片狼藉,爆炸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

    时进居住的宿舍楼也被炸塌了,忙碌一晚后想去补觉的他,发现自己居然没床可睡了。

    卦二提着一个袋子路过,见状安慰道:“别想了,再撑会吧,咱们今天就得转移,车一会就来,你可以在车上睡。”

    时进扭头看他,问道:“转移?去哪?”

    “去b市,其实咱们半个月前就该走了,要不是为了早点解决掉卦四这个隐患,大家也不会在事情全都处理完了之后,还一直窝在这个穷山沟里。对于干咱们这行的人来说,长时间停留在一个地方可是大忌。”卦二解释,想到什么,又说道,“对了,去b市后咱们可不能再穿着果园的衣服,走,跟我去领新装备。”

    时进应了一声,最后留恋地看一眼面前短暂居住过的宿舍,乖乖跟上了卦二。

    半个小时后,换了一身行头的果园众人上了一辆改装过的小型房车,朝着y省机场驶去。

    房车内的座位是“u”型的,时进坐在“u”字的一边,身边是卦二,对面是卦三和很少出来活动的憨厚脸卦五,“u”字拐弯、也就是主位的地方坐着廉君和斯文脸男人——也就是卦一。

    此时卦一正拿着个平板电脑点来点去,身上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车内很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时进莫名有些不安,挪了挪屁股,刚准备和脑内的小死扯扯皮转移一下注意力,就见卦一拿着平板电脑站起了身,用数据线把平板电脑和车载电视连接了起来。

    最快小说阅读 M.bQg6.CC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