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6.情侣皮肤

作品:《生存进度条[穿书]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时进看一眼前面被卦三推着的廉君,猜测道:“剩下那500会不会和廉君的身体状况有关?”

    “我觉得进进猜得对, 进进真聪明!进进窝爱腻!”小死热烈拍马屁, 试图哄时进开心。

    时进好不容易扭回来的心态差点又被小死这句告白给腻歪崩了,忙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冷静, 问道:“你家宝贝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生病了吗?”

    小死的语气正经起来,回道:“不是, 宝贝是先天体弱, 神经这块也有点问题。”

    “什么意思?”时进皱眉。

    小死叹气, 详细说道:“宝贝是早产儿, 身体一直不好,双腿无力是天生的, 但以前没现在这么严重, 可以日常行走,也可以做些基础的强身锻炼,只是不能长时间剧烈运动, 而且剧烈运动后双腿会痉挛难受很长时间。其实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以宝贝的毅力和努力程度,慢慢练好身体只是迟早的事,但几年前‘灭’出了点事, 宝贝被人暗算, 中了一种新型的神经毒素, 人差点就没了, 后来虽然勉强把毒给解了, 但还是伤了根本,身体彻底垮了。”

    时进越听眉头皱得越紧,继续问道:“那他的腿……”

    “现在也能走,但走不了几步,而且因为残留毒素的影响,宝贝腿部的痛觉神经变得特别敏感,刀尖上的舞蹈这个故事你听说过吧,宝贝现在走路大概就是那种感觉。”

    刀尖上的舞蹈。

    时进忍不住再次看一眼前面坐在轮椅里的廉君,沉思许久,眉头突然慢慢松开了,问道:“小死,进度条里可能存在不能消除的致死因素吗?”

    小死被问得一愣,回道:“不存在,不然这场博弈对你和宝贝就太不公平了。”

    “那就好办了!”时进又精神起来,开心说道,“既然不存在不能消除的致死因素,那证明你家宝贝的身体还有救,只要找对了方法,他肯定会重新变得健康起来的!”

    小死懵了几秒,后知后觉的也傻乐起来,说道:“对、对哦,进度条是不会骗人的,如果宝贝剩下的500进度条真的是身体方面的……啊啊啊,进进你真好,进进窝爱腻,进进窝是不是可以看到腻和宝贝生猴——”

    时进语气幽幽:“自残了解一下?”

    “……进进,密道走到头了。”小死话语一拐,为自己赢得了死缓。

    时进抬头看过去,果然见到密道已经走到了尽头,一扇铁门正静静立在终点的位置。

    卦三去开门,廉君则滑了滑轮椅,让自己正对着后面的时进,问道:“怎么这么安静,在想什么?”

    时进看向他,扫一眼他单薄的身体和苍白的脸色,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回道:“在想你这个月会不会给我发奖金,我可是帮你把卦四活捉了。”

    廉君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句回答,沉默几秒,手指点了点轮椅扶手,干脆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问道:“你想要什么样的奖金,权利?金钱?或者……自由。”

    嗯?奖金原来不是单纯指现金,还能有其他含义吗?

    时进疑惑,搞不明白廉君话里的隐藏含义,刚摆手准备说给他工资加倍就好,想到什么,又把话咽了回来,确认问道:“这个奖金,是我说什么你都给,都答应吗?”

    他这问题一出,廉君敲扶手的手指停了,门边的卦三和门后出现的卦二也话语一停,齐齐扭头看了过来。

    时进莫名,问道:“你们怎么了,我说什么奇怪的话了吗?”

    “没有。”廉君敛了情绪,摆摆手让卦三和卦二收回视线,承诺道:“你想要什么?只要你开口,我都答应。”

    得了保证,时进放心下来,说道:“那我要——”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突然从远处传来,时进的话被炸了回去,侧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但他什么都没看到,密道门后是一个四面封闭的小医务室,墙上没有能供他观察外界情况的窗户。

    廉君皱眉,吩咐卦二和卦三去处理外面还在蹦跶的卦四残党,挪动轮椅靠近时进一点,说道:“不要分心,时进,你想要什么。”

    他对这个问题表现得意外的执着,有点不问出结果不罢休的架势。

    时进侧回头,再次试图张嘴。

    轰隆隆——

    又是一连串密集的爆炸声传来,而且这些声音指示的方位居然全都不一样,时进不淡定了,惊呼:“咱们的果园不会被卦四的残党给炸没了吧,我的抱枕可还留在宿舍楼里!”

    反复被爆炸声打断谈话,廉君没了耐心,抬手抓住了时进的手臂,用力捏了一下引回他的注意力,沉声问道:“时进,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的手太冰,时进被凉得一激灵,终于发现了他情绪的不对劲,想缩回胳膊又忍住,皱了皱眉,反手扯下他的手握住,轻轻搓了搓做出帮他取暖的动作,回道:“你急什么,我就是想和你每天一起吃饭,还有你这手怎么这么冰,今天温度不低啊。”

    每天一起吃饭?

    廉君怔愣,看向自己被他温柔揉搓的手,眼神变幻几秒,紧绷的手臂慢慢放松下来,不着痕迹地拉近两人的距离,如同诱哄般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想成为卦一他们那样的存在,拥有和他们同等的权利,贴身留在我身边?或者是成为比他们更亲密的……什么?”

    怎么突然凑这么近……时进后退一步,摇头回道:“不是啊,我就是单纯想和你一起吃饭,毕竟你那的伙食肯定要比宿舍楼的好。唉,宿舍楼的食堂师傅口味偏重,做菜重油重盐,我是真的吃不惯。”

    廉君表情一僵,视线落在他后退的脚上,问道:“……就这样?”

    “就这样,等等,有人来了。”时进表情一肃,掏出枪握在手里,先把廉君推到墙角,然后摸到门边,仔细听外面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三米、两米、一米……时进把子弹上膛,紧紧盯着被拧动的门把手。

    咔哒,门开了,时进立刻把枪对了过去,手指摸上扳机。

    “别激动,是我。”卦二举手做投降状,安抚住时进后在室内找了找,找到正从角落滑出来的廉君,报告道,“残党已经处理完毕,卦四果然勾结了外人,试图来一招里应外合,现在埋伏在外面的人已经被警方一网打尽了。”

    廉君滑动轮椅出来,看都没看时进一眼,回道:“不错。”说完越过两人,自己滑动轮椅离开了。

    卦二疑惑,看向时进,比口型:你惹君少生气了?

    时进先是摇头,后又点了点头,迟疑回道:“大概是吧……”

    卦二来了兴趣,问道:“你做什么了?君少看着冷,其实脾气挺不错的,你能惹他生气也算本事。”

    时进叹气:“我告诉他我挑食,想去他那蹭饭……这个要求真的很过分吗?”

    卦二:“…………噗。”

    时进斜眼看他,掰手指。

    “别别别,别动手,你……唉,你……”卦二按住他的手,拼命憋笑,最后实在忍不住,闷笑几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一句“傻孩子”,走了。

    时进脸色黑如锅底——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

    天亮时分,这场由卦四挑起的内乱终于解决完毕,卦四被活捉,他的残党全部被揪出,花花果园内一片狼藉,爆炸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

    时进居住的宿舍楼也被炸塌了,忙碌一晚后想去补觉的他,发现自己居然没床可睡了。

    卦二提着一个袋子路过,见状安慰道:“别想了,再撑会吧,咱们今天就得转移,车一会就来,你可以在车上睡。”

    时进扭头看他,问道:“转移?去哪?”

    “去b市,其实咱们半个月前就该走了,要不是为了早点解决掉卦四这个隐患,大家也不会在事情全都处理完了之后,还一直窝在这个穷山沟里。对于干咱们这行的人来说,长时间停留在一个地方可是大忌。”卦二解释,想到什么,又说道,“对了,去b市后咱们可不能再穿着果园的衣服,走,跟我去领新装备。”

    时进应了一声,最后留恋地看一眼面前短暂居住过的宿舍,乖乖跟上了卦二。

    半个小时后,换了一身行头的果园众人上了一辆改装过的小型房车,朝着y省机场驶去。

    房车内的座位是“u”型的,时进坐在“u”字的一边,身边是卦二,对面是卦三和很少出来活动的憨厚脸卦五,“u”字拐弯、也就是主位的地方坐着廉君和斯文脸男人——也就是卦一。

    此时卦一正拿着个平板电脑点来点去,身上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车内很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时进莫名有些不安,挪了挪屁股,刚准备和脑内的小死扯扯皮转移一下注意力,就见卦一拿着平板电脑站起了身,用数据线把平板电脑和车载电视连接了起来。

    电视开启,一个监控画面出现在了上面,时进愕然发现,画面里的人居然是昨晚正在疯狂踩自行车赶路的自己。

    卦一调整好画面后转身,面向众人,视线着重在时进身上停了停,说道:“趁着现在空闲,应君少的要求,我们来复盘一下新人时进昨晚在叛徒清剿活动中的表现。”

    时进:“………………”

    小死对此表示不太明白。

    时进解释:“致死因素包含多种种类,大概可以分为主观因素和客观因素这两种。廉君那边就大多是客观因素,比如身体的好坏,四周有没有、又有多少危险元素之类的。我这边就不一样了,进度条涨涨落落全无规律,跟过山车一样,里面包含了很大一部分主观因素,比如五个兄长或者某个未知人物对我的杀意之类的。这一点从我和你家宝贝不一样的死亡判定方式就可以看出来,廉君的进度条是走完人直接就挂了,我不一样,我的进度条走完了,我还得被动走一下剧情才能死。”

    小死若有所思。

    “除此之外,我和廉君的进度条还有一个很大的区别——他的进度条涨落,只和他本身或者周围的致死因素是否增加有关,而我的进度条涨落,则可能还和生存因素有关。”

    小死疑惑:“生存因素?”

    “对,这是我新冒出来的猜想。还记得我被廉君允许留在他身边时,进度条的那波大降吗?当时我只想着,是廉君的存在威胁到了那些想杀我的人,导致我的致死因素下降,于是进度条也跟着降了。但其实换个思路想想,那里与其说是致死因素被廉君吓少了,倒不如说是廉君为我增加了存活的筹码,增加了我的生存因素,这样解释起来是不是就合理多了?”

    小死还是不太明白这里面的区别,它本身就残缺得厉害,能力还因为和时进绑定而被限制,脑子其实不太灵光。

    时进见状稍显苦恼地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该怎么详细解释了,干脆说道:“你就当我的进度条其实是受致死因素和生存因素两者共同影响的就行了。以前我觉得时家兄长是致死因素,现在我倒觉得,他们可能是生存因素。当然,也不排除他们里面真的有人想杀我的可能,但起码容洲中和时纬崇现在应该已经不是致死因素了。”

    小死这下听懂了,说道:“你的意思是,时家五位兄长中的部分人可能并不是坏人,躲开他们并不能减少你的致死因素,反而和他们搞好关系,可以增加你的生存因素,让进度条数值下降?”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撇开各种偏见不谈,时家五个兄弟是不是都很厉害?和他们搞好了关系,那我不就是又拥有了很多个大腿?”时进美滋滋地畅想未来,还举了个很近的例子,“比如今天和容洲中打的这一架,以前他从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发短信,但现在他却发了,这证明什么?证明男人之间的友谊,打一架就能建立起来!”

    “……”

    小死对他的盲目乐观无言以对,不得不泼冷水:“但是进进,就算他们不想杀你,你的死也很可能是因为他们。接近他们,几乎就约等于接近了凶手,你忘了你到达b市前和遇到时纬崇他们前猛涨的进度条了吗?”

    哗啦啦,时进的畅想只来得及存在一秒,就被残忍的现实戳破了——小死说得没错,以原主那单薄得可怜的生活圈,原主的死只可能和五位兄长有关,杀原主的人就算不是五位兄长,也应该是和五位兄长有关的人,否则没法解释进度条在遇到五位兄长有关的事情时,那种毫无规律可言的疯狂增涨。

    所以分析来分析去,就算把进度条的每一点增涨下降的原因都分析出来,最根本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事情反而随着时纬崇等人的凶手嫌疑被排除,而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

    以前时进只需要认定五个哥哥是杀人凶手,只对着他们使劲就行了,现在杀人凶手成了未知,他的每一步动作都成了走钢丝,一不小心就可能踩了真凶手的雷。

    想想也是有点绝望。

    “但事情也算是有了一点进展嘛,像杀人凶手的范围就基本上可以圈定了。”时进很快振作,翻出纸笔,迅速把五个哥哥的名字写上,然后在时纬崇和容洲中的名字上打了个圈,碎碎念,“大哥和三哥的嫌疑是已经排除了的,剩下三个兄长还有待接触。而和他们有关的人,分别有亲人、下属、合作伙伴、竞争对手……”

    小死继续泼冷水:“以时家五位兄长的人脉,这些人加起来得有上万个吧。”

    时进:“……”

    时进努力缩小范围:“那只算利益有关的人……”

    小死:“那就是上百万个。”

    时进震惊:“怎么还多了?”

    “为容洲中花过钱的粉丝应该都算是利益有关的人吧,严格说起来,我这还只是保守估计。”小死回答。

    时进:“…………”

    分析好像进入了死胡同,时进瘫在沙发上,大脑放空,生无可恋。

    小死陪他一起放空。

    几分钟后,时进突然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眼里放出了仿佛侦探看到破案关键线索的绿光,兴奋说道:“小死,咱们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杀人动机。原主一个未成年的高中生,为什么会有人想杀他?他有什么特殊?”

    小死愣了愣,顺着他的思路想,迟疑回道:“他特别有钱?还独得时行瑞的偏爱?”除此之外好像也没什么特殊的了。

    时进用力点头,循循善诱:“现在咱们按照这两个限定条件来筛一遍刚刚那上万个人,所以,会因为钱和时行瑞的偏爱,而对原主动杀心的人……”

    小死灵光一闪,大吼出声:“时家五兄弟!”

    时进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被自己噎死。

    “……还有他们的妈妈和亲人们!”小死卡了会机才接上自己的话,语气也兴奋起来,“他们也是有杀人动机的!”

    时进终于缓了过来,心里稍微安慰了点,觉得自己这个金手指总算还有点救,补充道:“还有一部分人不能忽略,那就是时行瑞培养的心腹。我怀疑那群人里可能有勾结了外人的叛徒,原剧情里,原主联系时行瑞心腹后没多久就出了车祸,时机实在太巧了,就是不知道叛徒勾结的又是哪方的人马。”

    小死有些发愁:“怎么感觉还是好多……”

    “没关系,咱们一点一点排除,总能揪出幕后真凶的。”时进安慰,看一眼时间,见已经到了晚饭的点,长出口气坐起身,说道,“不想那么多了,先吃饭!吃完饭才有力气调查!”

    小死被他感染,也用力嗯了一声,附和道:“先吃饭!进进多吃点!”

    说完过了一会,又小声补充道:“进进,我太没用了,对不起……”

    “没有的事。”时进笑着摆手,开门朝着餐厅走去,温声安慰,“如果不是你,我还活不了这辈子呢,你已经很厉害了,以后也会越来越厉害的,我相信你。”

    小死感动得不行,想哭又怕时进嫌吵,硬生生憋着,最后只憋出了一声:“嗝。”

    时进:“……”

    ……

    到餐厅的时候廉君已经坐在里面了,桌上摆着七八个菜,时进粗略瞟了一眼,发现居然大部分是自己爱吃的。

    “坐。”廉君见时进进来,放下了手里的平板电脑。

    时进立刻乖乖坐好,朝廉君露出一个标准微笑,十分没技巧地拍马屁:“君少今天看起来也是这么精神呢。”

    廉君淡淡看他一眼,拿起了筷子:“别笑了,脸太肿,丑。”

    时进:“……”

    两人安静吃饭,气氛倒也还算和谐,等饭吃完了,时进准备离开时,廉君又把他喊住了。

    “有件事要跟你说。”

    时进立刻坐回来,摆出专心聆听的样子。

    廉君让人给他上了杯喝的,说道:“本来跟着我的人,出任务我都是直接吩咐,不会事先询问意见的,但你情况有些特殊,所以我还是问一句,官方那边来了消息,想和我们合作出个任务,我想让你去。”

    时进一愣,然后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跟在廉君身边不代表可以混吃等死,对于出任务什么的,他早有心理准备。

    “你先别急着点头。”廉君摆手,详细说道,“这次任务需要你独自参加,没有卦二带你,和你合作的都是官方的人,而且任务有一定的危险性,你可以考虑一下再给我答案,我不强求你参加这次任务。”

    独立任务?让他这个刚来的菜鸟去?

    时进意外,问道:“君少为什么想让我去?不怕我搞砸吗?”

    最快小说阅读 M.bQg6.CC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