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7.股份

作品:《生存进度条[穿书]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卦二很无语:“你怎么知道这边是监控死角?”

    “我以前翻过。”时进睁着眼睛说瞎话, 拍了拍身上蹭到的灰, 稍微认了下方位, 带着卦二朝着别墅区最角落处的区域走去。

    卦二不疑有他,边跟着他往里走边问道:“容洲中不接电话, 会不会是真的不在家?”

    “不在那咱们下次再来。”时进十分光棍。

    卦二挑眉:“再来爬一次墙?”

    “如果他还是不接电话的话, 那就只能再爬了。”时进回答。

    卦二朝他竖了个拇指。

    一路走到别墅区最清净也最偏僻的区域,时进停在一栋带小院的别墅前,按响了院门上的门铃。

    门铃过了好一会才有人应,院门上的可视电话亮了起来, 传出了容洲中的声音:“哪位?”

    时进把自己的大脸凑到了电话上的摄像头前。

    电话那边沉默几秒,直接挂断,之后院门咔哒一响, 从内打开了。

    时进推开门走了进去,卦二慢他一步,先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才迈步进去。

    别墅大门也是开的,容洲中正穿着一身睡袍靠坐在正对着玄关的沙发上, 头发有些乱,之前应该是在睡觉,表情懒懒的, 见时进进来, 语气十分不好地问道:“你来干什么?”

    时进对他的态度早就预料,闻言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 把黄瓜抱枕放到了茶几上, 说道:“我来还你这个。”

    在原剧情中,容洲中就是几个哥哥里画风改变得最明晰的。时行瑞还在时,他虽然也会表现出关心原主的样子,但却演得十分不走心,只知道砸钱给原主送礼物,平时连原主的电话都找各种理由不去接。等时行瑞死后,他最先卸掉了伪装,不再掩饰自己对原主的不耐烦和不喜,只要有机会,就会给原主心里插刀子,嘴特别毒。

    容洲中扫抱枕一眼,问道:“你什么意思?”

    “你当初送我这个的时候,说是想让我多看看这个,以后多吃青菜,不要再挑食,说我再胖下去就不帅气了。”时进面无表情,语气故意弄得硬邦邦的,“现在我想通了,不是的,你送这个纯粹只是想要膈应我。”

    容洲中挑眉,上下打量一下时进,突然笑了,笑得不太善意:“真是想不到,就你这猪一样的脑子,居然还有变聪明的一天,老大说得对,你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

    时进听得心里一动——信息来了,时纬崇曾和容洲中谈论过自己。

    “我以前确实是猪,你和大哥他们的关心那么敷衍和虚假,我居然一点都没看出来。”时进自嘲,继续面无表情,语气更硬了,“好在我现在醒悟还不晚。”

    容洲中一脸“我看你又要闹什么幺蛾子”的表情,示意他有话快说,眼神居高临下的,厌恶中带着点怜悯。

    时进抬眼看他,认真问道:“你真的从来没有把我当过弟弟?”

    容洲中嗤笑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大笑话。

    时进皱眉,继续问道:“那你过去送我的那些礼物……”

    “都是让老大找人帮忙挑的。”容洲中意外的坦诚,坦诚地给时进心窝捅刀,“我挑的礼物就只有一个,那个抱枕,至于送它的理由,你已经知道了。”

    时进:“……”突然觉得容洲中有点欠揍。

    “你问完了?问完了就滚吧,我可没空陪你玩什么你问我答的无聊游戏。”容洲中起身想走,走前还不忘把抱枕塞进了沙发边的垃圾桶。

    一直安静旁听的卦二见状表情一沉,替时进觉得不值,脚步一迈就想上前。时进却出乎人预料的,居然直接掏出武器对准了容洲中,冷声说道:“坐下,我还没问完。”

    卦二脚步一停,看向时进,见他表情紧绷,皱了皱眉,又默默退了回去,顺便帮他拉上了别墅的窗帘,反锁了别墅的大门。

    容洲中迈出去的脚挪了回来,侧头看向时进和他手里的枪,讽刺一笑:“真是出息了,这么一把玩具,你想吓唬谁?”

    砰。

    时进一枪就把沙发边的垃圾桶爆了,眼都不眨一下。

    “有点意思。”容洲中重新坐下,脸上在笑,眼神却很冷,下巴一扬,大爷样说道:“你问,我倒是想知道你比从前变了多少。”

    “也没变多少,就是几乎成了另一个人而已。”时进把枪收回来,同时在心里问道,“小死,进度条涨了吗?”

    “没涨,还是900。”小死回答。

    这样都没涨?

    时进有些意外,容洲中可是出了名的小气,自己都拿枪威胁他了,他居然还没对自己杀意爆棚?难道是大腿太厉害了?

    他想不通,索性决定再来点更狠的。

    他看向容洲中,继续之前的问答:“跳舞视频是你故意发的?你那时候就认出我了?”

    容洲中像是没想到他居然是要问这个,打量一下他的表情,觉得有些无聊地回道:“只是怀疑,发微博是想收集更多现场视频。”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时进询问,这可以说是他最想不通的地方了。

    容洲中嗤笑:“刚觉得你聪明了,结果你又傻了,时进,你是不是不知道你和你妈长得有多像?”

    原主的妈?居然是因为这个?

    时进愣住,微微皱眉。原剧情对时家上一辈的描写十分少,时行瑞是开场就挂了,时家五个兄长的母亲一直是透明人般的存在,而原主的母亲则是在生下原主后没多久就死了,家里连张她的照片都没有,原主还真不知道他妈长什么样,继承了原主记忆的时进自然也是不知道。

    但容洲中却说原主和原主的母亲很像,他见过原主的母亲?

    时进心里这么想的,也这么问了。

    容洲闻言表情却淡了下来,有些恹恹的样子,回道:“当然见过,事实上,除了你,时家所有人都见过。时行瑞就那么个狗样子,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巴不得带给所有人见见……你问完了没有,问完就快滚,我还要补觉。”

    时进直觉他没把话说完,似乎在回避什么,想再打探一下,但见他不耐的样子,又默默把这个想法压下,按照原计划说道:“三哥,你嫉妒我吧。”

    “什么?”容洲中一副听到什么天方夜谭的样子,恹恹的样子没有了,皱眉看着时进,像在看个神经病。

    “嫉妒爸爸疼我,把我养在身边。我听老管家说过,在我出世前,你是爸爸最宠爱的孩子,三哥,被我抢走一切的滋味不好受吧?需要通过讨好我,从而获得父亲欢心的感觉更不好受吧?我被爸爸倾尽一切地宠着,而你还需要自己辛辛苦苦在娱乐圈打拼,明明已经那么出名了,却从来得不到爸爸的一个正眼,媒体在介绍你的过去的时候,永远是父不详,你知道你的黑粉都是怎么笑话你的吗?”

    容洲中坐起身,很明显动了气,说道:“时进,你最好给我闭嘴!”

    “我为什么要闭嘴?你在我面前演了十几年的好哥哥,把我的真心放在地上踩,现在凭什么要我闭嘴!”

    时进站起身,倾身拽住容洲中的衣领,看着他的眼睛,恨恨说道:“我每次给你打电话关心你的时候,你在笑话我吧?我每年费尽心思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你是不是也像刚刚那个抱枕一样,把它们扔进了垃圾桶?我盼着你们来,盼着你们的电话,盼着你们的只言片语,你们却在背后联合在一起,骗我,笑话我,一起算计我。容洲中,人心都是肉长的,但你们的不是,你们心里住着刀子,肚子里藏满了杀气,却不敢朝那个真正辜负你们的人刺,只知道懦弱的一次次对准我,你们都是懦夫!”

    “你又懂什么!”

    容洲中是真的生气了,用力抓住时进拽着自己衣领的手,反逼过去,“少tm给自己脸上贴金!我确实不算个好哥哥,但你就是个好弟弟了吗?少把自己说得那么可怜和高尚,你以为大家不知道那个老王八蛋是怎么教你的吗?‘那五个人不是你的兄弟,只是爸爸给你培养的下人,你不用太把他们当回事,表面功夫做好就行’,这句话耳熟不耳熟?你回答的那声‘爸爸我知道了’你又还记不记得?”

    刚把原剧情和原主记忆分析过一边的时进闻言立刻想起了这段对话发生的时间,不敢置信道:“一个九岁孩子说的话你居然当真了?你要不要这么记仇和小气!”

    “你果然还记得!”容洲中却像是揪住了把柄,想把时进掀开,怒道,“你给我滚!今天放你进门的我真是脑子坏了!”

    时进可是练过的,当然不可能被他掀开,见进度条居然还没涨,心一狠,对准容洲中的帅脸就是一拳,吼道:“你这个小气鬼!我什么时候把你当过下人,明明是你总是高高在上,对我爱理不理的!”

    容洲中被打得一懵,然后暴怒,还手就是一拳:“时进你找死!”

    两人你一拳我一拳的打了起来,战况激烈,却毫无技巧可言,纯粹是发泄。卦二远远看着,十分无语,干脆装壁花看戏。

    这一架打了十几分钟,容洲中打不过练过的时进,简直要气疯了,最后被时进压在了地板上,什么形象都没了,愤怒说道:“时进,我一定要杀了你!”

    “你杀!”时进把他翻过来,掏出自己的枪塞他手里,把脖子伸了过去,说道:“你杀,这里是心脏,这里是气管,来,动手,动手啊!”

    容洲中被逼着握住抢,死死盯着时进,牙关紧了紧,突然转手把枪丢了出去,用力推开时进,咬牙说道:“时进你就是个疯子!给我滚,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

    时进顺势倒在地板上没有动,问小死:“进度条怎么样了?”

    小死已经快被时进的胡来给吓死了,声音哆哆嗦嗦的,还带着一丝迷茫和不敢置信,回道:“进进,进度条降了,变成890了。”

    时进:“啊???”

    时进语气幽幽:“小死,你知道吗,在进入警校之前,我是个体育成绩经常不及格的书呆子。”

    小死不明所以:“所以?”

    “所以我昨晚表现出的所有格斗翻墙技巧,全是在警校学的,有着浓浓的警校标准教案的影子。”时进解释,看向已经摆出开讲架势的卦一,生无可恋,“而这辈子的时家小少爷时进,是个四体不勤的胖子,并且才刚刚减肥成功。”

    小死:“……”

    时进沉重叹气:“你觉得就在场这些人精,在看了昨天的监控之后,是会夸我,还是会点火烤了我?”

    小死瑟瑟发抖:“进进,咱们跑吧,我帮你开buff。”

    时进泼冷水:“跑什么,咱们的行李是卦三找人从废墟里扒拉出来的,现在就装在卦二的行李箱里,你让我拿什么跑。”

    “呜呜呜,进进你不要死,进进我不要你死……”小死哭得像个即将失去妈妈的孩子。

    时进语气怜爱:“别哭了,万一哭得我脑子进了水,咱们就更没救了。”

    小死:“……呜叽。”

    时进:“乖。”

    一人一系统在脑内扯皮的功夫,卦一已经分析开了时进的第一段监控。

    他特意拉近了画面,把时进的身影放大,说道:“大家注意看监控的时间,此时卦四正从小路往君少的住所靠近,时进在发现不对之后,立刻走大路朝着君少的住所赶去,这个决定很果断,也很正确,但是看这里——”

    他点了点画面中一手扶自行车,一手摸裤袋的时进,重点点了点时进摸裤袋的手,继续说道:“这里,注意这个动作,时进在昨晚犯了一个十分低级的错误——没有带联络工具。”

    “噗。”卦二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时进幽幽看过去,对他露出一个看似平静其实带着杀气的笑容。

    “咳,那什么,时进还年轻,处事经验不足,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卦二面不改色开口,一副宽容好前辈的模样。

    卦一哪能不知道他的尿性,警告地瞪他一眼,然后看向时进,重点强调道:“记住,无论在什么时候,和同伴失去联系都是最不被允许犯的错误,明白吗?”

    时进还记得初见时卦一一脸凶残的模样,闻言连忙点头,哪敢多说什么。

    卦一满意点头,又播放了第二段监控——时进到达小楼后翻墙进入的这一段。

    他先让大家整体看了一遍监控,然后照例暂停画面,退到时进翻墙的时候,把他的动作来回慢放给大家看了三遍,最后定格,问道:“都看清楚了吗?”

    车内本来还算轻松的气氛随着视频的反复慢放逐渐散去,时进的心慢慢提起,知道这次复盘最关键的地方来了。

    “看清楚了的话,我们再来看看剩下的几段监控。”卦一深深看时进一眼,又播放了几个剪辑好的慢放版监控视频。

    这些视频不再是连贯的一段一段,而是被细细截取成了一个个小片段,里面全是时进与人交手的画面。

    片段很全,有时进控制住守门人,抢守门人手机和枪的画面,有他小心拉开院门,精准伤到卦四,并快速冲出制服卦四的画面,还有他在书房门口飞扑制住医生的画面。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利落又果断,能一击制敌就一击制敌,绝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看起来十分养眼——也看起来超级眼熟,仿佛在什么经过正规训练的群体身上见过。

    卦二等人表情全敛,眉头紧皱,齐齐朝着时进看去,眼带探究。

    “……我可以解释。”时进顶着众卦的高压视线开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你们也知道,我爸超级有钱,还超级招人恨,我作为他的儿子,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打我的注意。我爸怕我出事,就给我雇了几个保镖,这些保镖里有退伍的军人,我空闲的时候跟着他们学了一些格斗技巧……不过我胖了之后学的这些东西就慢慢荒废了,现在用起来也很生疏,让你们见笑了。”说完露出一个稍显尴尬的笑,把个不知自身实力的懵懂富家少爷演了个十足十。

    小死心惊胆战地给时进加了一堆类似“诚恳”“威胁感减弱”“声音更柔更好听”之类的buff,暗暗祈祷大家能被时进说的这个理由说服。

    沉默。

    还是沉默。

    就在小死慌得差点哭出来时,廉君突然开了口,说道:“原来如此。”

    时进哗一下松了口气,在这瞬间甚至产生了一种廉君真可爱的错觉。

    小死则喜极而泣,嚎道:“我就知道宝贝最疼你,进进你真好呜呜呜。”

    时进又无奈又无力,诚恳建议:“你可以只说后一句的,真的。”

    气氛瞬间化冻,卦二的表情恢复了平时的模样,伸手拍时进肩背,说道:“生疏还能做成这样……你小子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其实是个天才吧。”

    时进连忙摆手表示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辍学未成年。

    卦二笑哼,抬手揉他脑袋,骂他假谦虚。

    时进反手就是一招利爪掏心,骂他咸猪手。

    两人闹了起来,廉君敲了一下轮椅扶手让他们安静,侧头示意卦一继续。

    于是众人噤声,乖乖把注意力拉回了复盘上。

    关于时进的身手部分,大家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于是卦一关掉了电视上的剪辑小片段,把完整的监控全部放了出来,分析起了时进在进入小院后的一系列战术选择。

    首先,他高度肯定了时进先从门缝处放倒卦四,和提醒卦二隔离卦四车辆的行为;其次,他重点批判了一下时进在制服敌人后,居然不好好善后处理的行为,表示这种马虎在单打独斗时可能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最后,他总结陈词——时进这个新人不错,值得培养,能力很足,缺的只是经验。

    说完这些后,他给卦二等人一人发了一张白纸,让他们给时进昨晚的表现打分,满分一百,六十为及格。

    时进醉醉的,看着卦二等人陆续打完分,把纸条递还给卦一的动作,只觉得自己像只被人挑肥拣瘦的猪。

    卦一收回白纸后也不看,直接递给了廉君。

    廉君接过,扫一眼纸上的分数,看向时进,问道:“最后一个问题,你是怎么发现卦四不对的?”

    时进没想到这波复盘居然还没完,心里一紧,脑筋拼命转动,面上却纹丝不动,回道:“因为……因为我十分清楚虚假的关心和爱意是什么样的,所以昨天在看到卦四之后,我立刻分辨出来他当时对卦一的担心和对自己的自责是假的,而且他十分回避看向担架,那是心虚的表现,如果我没猜错,卦一身上的伤,应该是卦四弄的吧?”

    卦一闻言眼神变得有些晦暗,像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记忆——显然,时进猜对了。

    “而且卦四要求单独见君少的行为实在太可疑了,正常人在当时他那种情况下,不该是那种反应。”时进再次添加筹码,为自己的话增加可信度。

    廉君点头,把手上的白纸一合,说道:“今天的复盘就到这里,时进以后贴身跟着我,卦三,你暂时接管卦四的职务,等新一代卦四选上来。”

    卦三恭谨点头,应道:“是。”

    车内气氛随着廉君的这句吩咐落地,迅速变得轻松愉快起来。卦二和卦五笑着朝时进道恭喜,卦一也朝时进露出一个颇为友善的笑容,坐回了座位上。

    时进一脸懵比,迷茫道:“你们在恭喜什么?等等君少,你真的让我贴身——”

    “你不愿意?”廉君打断他的话,冷冷反问,眼神不善,大有他再废话就把他就地结果了的意思。

    时进后脖颈一凉,连忙摇头表示不是,扫一眼周围明显态度变得亲切许多的卦三等人,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升职了?从跟着卦二的新人,变成了贴身跟着廉君的亲信?所以刚刚那通复盘是升职考核?

    小死惊喜欢呼:“进进,你的进度条又退了,变成650啦。”

    最快小说阅读 M.bQg6.CC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