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5.狙

作品:《生存进度条[穿书]

    此为防盗章  时进一脸呆傻, 看看脑内的进度条, 又看看不远处黑着脸瘫在沙发上调整呼吸的容洲中, 心里乱糟糟的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但有件事却是可以肯定了——容洲中对他没有杀意。

    刚刚他枪都送到容洲中手上了,已经快要气疯的容洲中却转手就把枪丢了出去,这不符合杀人凶手的反应。真正心有杀意的人, 在被想杀的人气到几乎失去理智的时候, 是不会手握武器却不行动的。

    剧情果然有漏洞。

    确定了这一点,时进又是觉得松了口气, 又觉得有些心虚。

    吵架变打架,虽然他选择这么做是为了搞清楚进度条的玄机,排除一下兄长们的杀人凶手嫌疑,但动手还是太过火了, 而且他还不是原主,做这些是理不直气也不壮的。

    如果以容洲中的立场去看,那今天这一切简直就是天降横祸。

    本来嘛, 人家在家睡得好好的, 却被一向不待见的弟弟堵上门找茬……

    心中瞬间铺满了对容洲中这个“排雷工具”的愧疚, 时进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沙发上已经调整好呼吸,闭着眼睛瘫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容洲中,试探问道:“那个, 伤口疼吗?”

    容洲中唰一下睁开眼扭头看他, 嘴角还带着青紫, 桃花眼里一片冷光,咬牙说道:“你说疼不疼?你怎么还没滚?”

    “滚不了,我腿疼,刚刚打架撞到茶几了。”时进老实交代,瞄一眼容洲中的脸,心虚问道,“你后面还有工作吧,那个,你脸上的伤口……”

    容洲中一愣,抬手摸了摸隐隐作痛的嘴角,更气了,没好气地踹了一下茶几,吼道:“时进你可真会给我找事,滚滚滚!速度滚!”

    时进就不滚,反而跛着腿靠近了一点,问道:“你家医药箱在哪?”

    容洲中扭头不看他,一副气到要厥过去的模样。

    “不说算了,我去拿点冰块给你敷一敷吧,你靠脸吃饭,治伤要紧。”时进边说边往厨房的方向蹭。

    “兔崽子你说谁靠脸吃饭!”容洲中坐起身看着时进,咬牙切齿,“我那是靠实力!实力!时进你是不是故意的?你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找死吗你!”

    时进满脸“是我对不起你”的表情看他一眼,把捡回来的枪重新递过去,诚实回道:“我确实是故意的……这个给你,你要是生气的话,可以……”

    “……日!”容洲中气得抓头发,表情都快扭曲了,“可以什么?我还能杀了你不成!你走行不行,快走!”

    ……可以崩几个垃圾桶出气。

    时进默默把枪放到沙发上,就不走,转身挪到了厨房。

    容洲中看着他跛着腿离开的背影,气得再次闭上眼瘫在了沙发上,胸膛剧烈起伏着,一副努力压抑怒气的模样。

    围观了全程的卦二见他这样,心中突然对他充满了同情——太惨了,有时进这么个倒霉弟弟,偶尔动念头想摁死他好像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

    时进拿了冰块出来,还顺便煮了一锅面条——折腾到这个点,午饭时间都过了,大家肯定都饿了。

    “先用冰块敷一下嘴角。”时进把冰块放到容洲中面前,开始拿碗从端来的锅里盛面,边盛边碎碎念,“你冰箱里怎么什么吃的都没有,就只有一包面条和几个鸡蛋,连把青菜都找不到,你这样不行的,给,吃吧,先垫垫肚子。”

    容洲中早在闻到面条香味的时候就睁开了眼,此时见时进堪称贤惠地蹲在茶几对面盛面条,脸上还青青紫紫的,一时间气也不是,骂也不是,又觉得时进是个疯子,又觉得他蠢得像头猪,心里情绪倒来倒去的变,只觉得刚刚压下去的火又要拱上来了。

    “你还会下面?”卦二强势插入话题,坐到了时进旁边。

    “会的,就是手艺不太好。”时进十分谦虚,把盛出来的第一碗面放到了容洲中面前,第二碗放到了卦二面前,最后一碗分量不太足的摆到了自己面前。

    容洲中瞪着面碗没动。

    卦二已经不客气地吃了起来——他反正已经饿了。

    两个不请自来的客人,就这么当着房屋主人的面吃起了面条,嗦面条嗦得特别响,简直像是故意的。

    容洲中额头青筋鼓起,脸上一片忍耐,最后忍无可忍地坐起身,瞪着时进埋在面碗里的猕猴桃脑袋,刚张嘴准备放毒,时进就突然抬起了头。

    “快吃吧,面放太久就糊了,不好吃了。”时进温声劝导,还把碗往容洲中面前推了推。

    容洲中对上他无辜得仿佛无事发生过的眼神,想出口的话就这么噎在了喉咙口,一口气哽着下不去也放不出,眼神变来变去,最后伸手把碗一端,真的开始吃面了,吃得咬牙切齿的——吃饱了才有力气赶人,他之前打架打输了,肯定是因为睡了一天没吃饭所以没力气,不是他技不如人!精分装傻的小兔崽子,等着挨收拾吧!

    然而等他吃饱了,酝酿了一波准备好好应付赖着不走的时进时,时进却乖乖洗了碗,扫了地,还把垃圾装好自己提着,礼貌地提出了告辞,走前还嘱咐容洲中小心私生饭,因为他就是根据私生饭的指引摸到这的。

    容洲中默默深呼吸,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快、点、滚。”

    “那我这就走了。”时进提着垃圾往门口走,走到玄关处时突然又转回了身。

    容洲中立刻虎视眈眈地看了过去,身体紧绷,做好了战斗准备。

    “三哥,今天的事……对不起了。”时进道歉,朝容洲中弯腰鞠躬行了个大礼,然后拉着卦二头也不回的走了——关门的时候还特别小心,特地放轻了动作,显得十分礼貌。

    咔哒,别墅内恢复安静。

    容洲中看着玄关,还看着玄关,最后忍不住抬脚踹了一下玄关边的凳子,愤愤骂道:“该死的小兔崽子!”

    时进一上车就瘫在了椅子上,皱眉摸腿。

    “怎么了,真伤着了?”卦二询问。

    时进点头,回道:“好像肿了。”

    卦二皱眉,叼了根烟却没点,动手发动了汽车,说道:“忍一忍,这车上没医药箱,咱们回会所。你说你,打架就打架,偷偷让着你哥是什么意思?他打你可是实打实的,你还给他面子特地避开他的脸,他脸上就嘴角一块青紫,你再看看你脸上,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

    “这不是一开始没想打么……”时进心虚,见他皱眉,讨好地朝他笑了笑,说道,“谢谢你今天陪我来,回头请你吃饭。”

    “吃会所免费提供的饭?”卦二没好气地斜他一眼,说道,“行了行了,身上疼就别强撑着说话了,你还是想想等回了会所,该怎么跟君少解释你这一身伤吧。”

    时进:“……”糟了,怎么忘了还有这一茬。

    这一天的午饭,廉君没有等到老妈子时进,问了卦一才知道时进拉着卦二出门了,说是去找容洲中还东西。廉君面上没什么,午饭却少吃了半碗饭。

    午饭过去没多久,时进和卦二回来了,卦二还是好生生的,时进却带了伤,走路都一跛一跛的。

    “怎么回事?”廉君皱眉,放下了手里的文件。

    时进有些心虚,瞄他一眼,回道:“我和我哥打了一架。”

    “赢了还是输了?”廉君继续问。

    时进一愣,回道:“算是我赢了吧,我哥最后被我按在地上打来着。”虽然真算起来,其实他身上的伤要更重一些。

    廉君看一眼他青青紫紫的脸,摆手说道:“去处理伤口。”

    这是不准备追究他私自出门打架的事了?

    时进立刻开心起来,忍着疼给廉君拍了好几句马屁才美滋滋地跛着腿去医疗室了。

    等他离开后,守在廉君身边的卦一皱眉说道:“君少,和官方合作的新任务真的要让他去?”

    “他的年龄最合适。”廉君回答,见还没离开的卦二看了过来,解释道,“官方那边的消息过来了,你们这段时间准备一下,给时进做一个短期集训,官方那边应该也会派人过来,准备接洽。”

    卦二皱眉,有些担忧地看一眼时进离开的方向,点了点头,低应了一声。

    时进处理完伤口回房后,小死突然开口,说道:“进进,你的进度条降到880了,就在刚刚。”

    又降了?

    时进疑惑,刚准备详细问问,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居然是容洲中发了短信过来,内容十分简单粗暴——你等着死吧!

    “……”

    进度条的下降和短信发进来的时间就在前后脚,真是让人没法不联想。

    时进盯着这条短信看了几秒,微笑,动了动手指,回:好的,三哥,你记得给伤口擦药。

    容洲中:……滚!

    时进满脸父亲般的慈爱,满足感叹:“如果被他死亡威胁一下进度条就能降,那我愿意他天天过来咒我死。”

    小死:“……”

    “小进进,你在看什么?”卦二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宣传泡沫板,把时进看向山腰岗哨的视线挡了个严严实实。

    时进幽幽看他一眼,指向山腰,并不遮掩自己看到了什么,说道:“来之前卦三告诉我,咱们是正经的生意人,但正经生意人会把果园建在这么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还在出入口两边立岗哨,甚至员工各个都配枪?”

    卦二挑眉,笑出一口白牙:“这里距离边境太近,治安不太好,都是形势所迫嘛。”

    骗鬼呢。

    时进翻白眼,见他不说,知道是自己还没获得众人的信任,于是转移话题问道:“你手里这个又是什么?”

    “咱们果园的宣传板啊。”卦二回答,走到一辆大卡车边顺手把宣传板钉了上去,回头对着时进显摆,“怎么样,够不够醒目,这个宣传方法是我想出来的,厉害吧。”

    往车上挂宣传板这种宣传方法不是早就烂大街了吗。

    时进咽下吐槽,问道:“那咱们什么时候出发?这批水果要运去哪里?”

    “好孩子不要多问哦。”卦二走过来搭住时进的肩膀,笑眯眯,“你只用跟着我就行,其他的不用你做。”

    时进把他的手抖下去,不再多问,板着脸应道:“好的呢,小老二。”

    卦二一愣,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回报自己之前喊得那声“小进进”,大笑起来,哐哐拍时进肩膀,一副捡到宝贝的欣喜模样:“你真可爱,一点都不像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我喜欢。”

    时进对准他的腿就是一脚过去,不想再和他瞎扯。

    一刻钟后,车队整合完毕,终于出发。时进随着卦二上了车队中间的一辆车,卦二开车,时进坐在副驾驶。

    “有驾照吗?”卦二询问。

    “没有,年龄不够,但是会开。”时进回答。

    “那咱们换班开,你可以先睡会,养养精神。”

    时进皱眉:“你就不怕我无证驾驶被交警抓走?”

    卦二眼神奇异地看他一眼,似笑非笑:“放心,咱们走的线路,遇不到交警。”

    时进疑惑。

    几个小时后,当时进午觉睡醒,准备替换卦二时,他终于明白了卦二那句“遇不到交警”是什么意思。

    “咱们是不是过边境了?”时进看着周围荒凉的环境和路边偶尔可见的陌生文字路牌,十分懵。

    “眼力不错嘛。”卦二嘴里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含糊说道:“十分钟后车队会停下休整一刻钟,你抓紧吃东西,准备接我的班。”

    居然真的出了边境。时进现在十分怀疑身后大卡车里装着的根本不是芒果,但他识趣的没多问,弯腰从车载小冰箱里取出食物吃了起来。

    一番休整后,车队继续前进。卦二换去副驾驶后直接睡了,时进跟着前车往未知的目的地开,在心里询问小死:“你家宝贝到底是干什么的?别说你不知道。”

    这个小死倒确实知道,廉君进度条激活后,关于廉君的信息已经完整反馈到了它这里,于是详细回道:“宝贝是一个跨国合法暴力组织的老板,组织名叫‘灭’。‘灭’的发家过程有些不清白,和很多黑道势力有恩怨,但那已经是老黄历了,自从宝贝接管之后,‘灭’变得越来越好,不仅砍断了所有灰色生意,还和各国官方有了合作,偶尔会协助他们清剿一些不合法的暴力组织,正在逐渐洗白往明面转。所以进进你信我,宝贝真的是个好人。”

    时进越听越心惊,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只是被廉君允许留下,进度条就疯狂降了一波——像廉君这种黑白两道都有背景的人物,生意人确实会忌惮几分。

    自己这是无形中抱上了一条大粗腿啊。

    时进心情复杂地感叹,想到进度条,小心思活泛了,空出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小死疑惑:“进进你要给谁打电话吗?我来吧,开车分心不好。”

    “卦二在旁边,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睡着了,被他看到我的手机自己往外拨电话,那我估计要被架到火上烧死了。”时进说着,手指已经熟练地按下了一串数字,把电话拨了出去。

    小死一惊:“进进,这不是时家大哥的电话吗?你是不是拨错了?”

    “找的就是他,咱们现在在境外,用的是廉君给的加密手机,进度条还降到了700,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不利用一下实在太亏了。”

    小死闻言安静下来,在他打电话时帮他看着路况,免得出事。

    时进开的外放,一点不在意被卦二听到通话内容,但卦二似乎已经睡死了过去,这么大的拨号声都没吵醒他。

    十几秒后,电话终于接通,时纬崇的声音传出:“喂。”

    时进故意把声音压低,黏糊糊唤道:“大哥。”

    “小进?”时纬崇声音扬高,语速瞬间加快,“你在哪里?”

    时进继续黏糊糊,回道:“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还找到了一份待遇很好的工作,大哥别担心。我看到新闻了,恭喜大哥正式接管瑞行,这次我打电话给你,是想提醒你……”

    “小进。”时纬崇打断他的话,语气不容拒绝,“告诉我地址,我去接你回来。”

    回去?回去送死吗?

    时进瞅一眼自己涨了10点的进度条,再次清晰认识到了时纬崇对原主的杀意有多么浓,语气不再黏糊,快速说道:“小心你的助理,我曾经见过他和爸爸接触,有缘再见,大哥你保重。”说完挂电话拉黑一气呵成,把手机揣回了兜里。

    小死很担忧:“进进,进度条涨到720了。”

    时进安抚:“没事,会降回去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咱们只要和时家五兄弟恢复联系,进度条就肯定会波动的。我现在只希望时纬崇能有点人性,在承了我这么无私的帮助后,能对我少一点杀意。”

    “肯定会的。”小死贴心安慰,努力找理由,“你已经对时纬崇没有任何威胁了,他不像是那种会赶尽杀绝的人,咱们再打打感情牌,他迟早会放弃杀你的心思的。”

    “但愿如此。”

    ……

    汽车一路前行,又走了一阵后,小死突然咦了一声。

    时进正在专心观察沿路的环境,闻声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了。

    “进进,你的进度条正在匀速增涨。”小死语气凝重,“涨速还越来越快,现在已经涨到750了。之前我以为进度条增涨,是因为时纬崇在被你拉黑后生气了,但现在看来,却像是前方有危险,你正在逐渐靠近它。”

    时进听得心里一沉,试探着加快了一点车速,在发现进度条的增加速度也随着车速增加了时,忍不住低咒了一声该死。

    “你怎么了?”卦二睁开眼,一副刚睡醒的模样,边打哈欠边问道,“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时进回答,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一下卦二小心前方。

    正这么想着,卦二却突然伸手关上了卡车半开的窗户,笑着说道:“天快黑了,前面要过一段穿林小路,可能会有野兽出没,小心哦。”

    时进听着他意有所指的话,提着的心哗啦一下松了,在心里咬牙切齿:“这混蛋显然知道前面有危险!”

    小死呐呐:“大、大概吧。”

    天说黑就黑,车队车辆陆续打开车灯,匀速驶入了密林中的土路。

    进度条已经涨到了900,并开始以每分钟10点的速度疯狂增涨,时进手心全是汗,身体紧绷着,视线在两边黑漆漆的树林里扫来扫去,防备着随时可能到来的危险。

    “别紧张,小场面而已。”卦二伸手按住时进的肩膀,语气很是悠闲。

    时进不说话,专心开车。

    960、970、980、990……眼看着进度条就要走满,时进慢慢屏住呼吸,脚悬在刹车上,十分想踩下去。

    “别停,继续开,跟紧前车。”卦二收紧按着时进肩膀的手,适时提醒。

    时进牙一咬,看一眼自己距离走满只剩三点的进度条,脚从刹车上挪开,踩到了油门上——不管了!卦二的实力最好和他表现出的态度一样强大,不然今天大家都得死!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