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心疼下三哥

作品:《一剪成婚:沈少寻娇妻

    夏恩宁猛吃一惊。

    陆少白干脆问她:“你不会还不知道今天是谁报警叫的急救吧!”

    她愣住。

    从她醒来到现在,几乎没见过医院的同事,并且因为沈司洲的到来,她甚至都没想过这个问题。

    “是我!”陆少白指着自己的鼻子。

    夏恩宁更意外。

    “是不是想问我怎么知道的?”陆少白走进一步,依旧沉着脸,“是我和三哥正好路过偶遇了车祸,按我的意思是不想管的,三哥非要管,结果下去一看,发现居然是你!三哥差点都快急疯了!”

    夏恩宁这才想起,在现场,恍惚间,她的确听到有人叫她“三嫂”的声音。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叫她“三嫂”。

    就是陆少白。

    他说的……是真的?

    而且,他说三哥急疯了?

    呵,怎么可能。

    三哥分明说有了喜欢的人才要退婚的。

    陆少白继续说:“是三哥撬开严重变形的门把你救出来的!他才是你夏恩宁的救命恩人!”

    他字句咬音很重。

    夏恩宁心底惊了惊。

    “三哥……也来了?”

    “……没来。”

    “为什么?他又出差?”

    陆少白:“……”

    夏恩宁都替他想好了三哥不来的理由,他其实就应该信手拈来用上的。

    但那一刻,陆少白承认,他就是不想让三哥的功劳这么悄无声息被掩去!

    他就想让夏恩宁内疚下,心疼下三哥!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开始胡天海地地撒谎:“三哥为了救你被车门砸到了脚,很严重!”

    脚受伤才能解释为什么出这么大的事也不来医院吧。

    “什么?”夏恩宁脸色大变,“他怎么样?你给他打电话,我和他说两句。”

    “电话就不必了。”

    “为什么?”

    “因为……脚破了皮。”陆少白渐渐觉得这出戏好像有点失控,可嘴巴却怎么也停不下来,“有点发炎,然后发烧,就……睡了。”

    夏恩宁咬牙坐起来:“破伤风针打了吗?怎么能让他睡了,得送医院!”

    陆少白:“……明天打”

    “不能明天打!那针有时效,过了没效果!”

    陆少白:“……”

    彻底失控!

    陆少白觉得,他在待下去,这个篓子估计要捅出天际了。

    倒是,三哥会杀了他。

    于是他只好说:“那我现在就带他去医院!”

    陆少白逃了。

    白幸子才走到夏恩宁病房门口就见一人飞一般冲出去。

    这人……怎么那么眼熟啊。

    她愣了愣,才推门入内:“宁宁,刚才那个……不会是陆少白那孙子吧?”

    夏恩宁心里有点慌乱,点了点头。

    “他来这里干什么?”白幸子的音量高了。

    夏恩宁终于回神,扯谎道:“找……你。”

    “找我?”

    为什么找她?

    莫不是之前看见她和一个年轻医生在一起,那孙子觉得自己输了?

    白幸子有点得意,但很快,又皱眉,“那孙子是瞎吗?刚才在门口,我这么大一个活人没看见?”

    她还想再问,却见夏恩宁目光游离,脸色苍白。

    白幸子终于缄口。

    现在让夏恩宁休息好最重要,陆少白的事一点不重要!

    因为陆少白的话,夏恩宁的手指一点点拽紧床单。

    竟有这么巧的事。

    两次,都是三哥救她。

    那个神秘的男人……

    白幸子说过,HPGY的四大股东,除了陆少白身份信息公开外,其余都是迷。

    三哥不愿公开的原因当然不可能是瞎是丑,应该是有别的重要理由。

    但这一刻,夏恩宁有点担心,他会否因为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连医院都不来?

    被金属划伤的事可大可小。

    五分钟后,她给陆少白发了条信息。

    ……

    陆少白已经驾车离开医院很远。

    看着夏恩宁发来的信息终于有点得意。

    她说:“如果三哥不想来医院,我可以过去给他打针。”

    她自己受伤住院还能说这样的话,这才像点样!

    陆少白将车停在路边,穿过两条马路去了澜湾别墅。

    ……

    夏恩熙和孙雪瑜在ICU外一个多小时后,苏雅琴也匆匆来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意外?”苏雅琴拉住孙雪瑜的手,“立勋不在,你应该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的。”

    孙雪瑜很欣慰,“当时也是情况紧急,没来得及,好在现在没事了。”

    苏雅琴松了口气。

    这时,秘书陈欢颜快步过来。

    她忙说:“董事长夫人,那边的警官说想跟您了解下情况。”

    孙雪瑜瞥一眼走道尽头,那里站着两个穿制服的警察。

    她沉着脸说:“小言还在昏迷中,他们现在来了解什么情况!这里是ICU,容不得他们打扰小言休息!想了解情况,去16楼!”

    陈欢颜忙应声离开了。

    苏雅琴这才问:“16楼?是撞谨言的司机吗?”

    孙雪瑜冷哼道:“是夏恩宁。”

    “恩宁?”苏雅琴的脸色变了,“这是怎么回事?她也出车祸了?那得去看看。”

    “妈!”夏恩熙用力拉住了她,生气说,“陈秘书都说了,谨言哥身体不舒服姐还和他吵架,非逼得谨言哥上车,这才出的车祸!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她为了从我身边抢走谨言哥什么手段都使了,您还要去看她吗?”

    孙雪瑜跟着说:“这笔账,不会就这样算了。”

    ……

    陈欢颜直接带着两个警察去了16楼。

    夏恩宁醒着。

    警察说事发地点没有监控探头,所以来问问当事人是否有看到肇事车辆。

    夏恩宁认真地想了半天,确定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当时她和温谨言吵架,脑海里只剩下反应过来时那明亮到刺眼的车灯。

    别的,真的什么都没有。

    明显看出警察们的苦恼。

    夏恩宁突然说:“我车上有行车记录仪!你们可以看看回放。”

    警察叹息说:“车祸时,行车记录仪撞坏了,芯片折断无法恢复。”

    夏恩宁陷入沉思。

    这么巧。

    没监控,行车记录仪也坏了。

    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为什么夏恩宁觉得,这一切像是被设计好的一样。

    她的脑海里无端就蹦出了一个人——

    夏恩熙。

    见警察们要走。

    她直言道:“如果我有怀疑的人,你们能查吗?”

    警察转身皱眉:“你有证据吗?”

    夏恩宁摇头。

    “抱歉夏小姐,我们是讲证据的。”

    警察们还是走了。

    但夏恩宁觉得,夏恩熙绝不会是无辜的人!

    ……

    沈司洲一觉醒来快中午时分。

    “三哥!”

    陆少白抱着电脑正盯着证券市场,见他醒来忙丢下电脑奔过去,“你醒了?”

    他蹙眉坐起来,按了按额角问:“你怎么在这?”

    陆少白想了想,说:“和你说车祸的事。”

    沈司洲的脸色严肃了,“说。”

    陆少白的概括总结能力想来不错,两三分钟就把整个事情经过都说完了。

    “这场车祸被设计好的可能性相当大。”陆少白分析的时候认真得像换了个人,“目前还不知道是针对三嫂还是温谨言。车虽然是三嫂的车,但毕竟温谨言也在车上。”

    明显感觉他提夏恩宁时,沈司洲置于被单的手指收紧了些。

    陆少白忙说:“其实三嫂还是很关心你的!”

    “她说的?”他抬眸。

    “……我猜的。”

    沈司洲不再说话,起身进了洗手间。

    五分钟后,他转去更衣室,换了套衣裳要出门。

    “三哥你去哪?”陆少白追下楼。

    他头也不回:“医院。”

    陆少白跟上去,才要说话,却见门口之人转了身,“车祸的事不必查。”

    陆少白吃惊:“为什么?”

    与三嫂有关,三哥也不查?

    沈司洲淡淡道:“这场车祸,想查的人不少,不缺你一个。”

    他握着手机出去。

    丁柏汝提着保温盒跟上他的脚步,等他上车坐好,才把吃的递给他:“昨晚,温董事长打了您好多电话。”

    沈司洲起床就看见了,他的脸色依旧,仿佛并未听到丁柏汝的话。

    只是低头,慢条斯理打开保温盒开始吃东西。

    ……

    此刻,夏恩宁病房。

    白幸子看着她吃完饭,这才起身收拾。

    夏恩宁忙说:“我这里没事,你赶紧去学校吧。”

    “我请好假了。”白幸子低头收拾,一面说,“对于没有亲人都死绝的人,我向来会比较优待。”

    夏恩宁正奇怪她的话,一抬眸才看见苏雅琴站在门口。

    她的脸色难看,走进来,有些尴尬说:“恩宁,妈知道你出车祸马上就赶来了,只是因为你的伤势不重,这才先去了谨言那。”

    夏恩宁直接问:“爸呢?”

    “你爸爸早上有重要会议,是因为我告诉他你的伤势没问题,他这才勉强同意不来的。”

    苏雅琴的话向来说得漂亮。

    夏恩宁心底冷笑,在爸爸夏崇云心里,集团远比她重要。

    这是一直都明白的事实,但临到头,原来还是会觉得难受。

    她的那些血浓于水的亲人,哪里像亲人!

    真还不如死绝了!

    她在心里恶狠狠地想。

    白幸子听不过去,故意走到床前隔开夏恩宁与苏雅琴,“阿姨,医生嘱咐让宁宁吃了睡睡了吃,所以她现在要睡觉了,没事的话,请您出去吧。”

    苏雅琴似乎这才想起来的目的,忙说:“谨言醒了,要见你。”

    温谨言已经从ICU转到了VIP病房。

    只是在19楼。

    他摘了氧气面罩,整个人躺在床上看着依旧虚弱至极。

    夏恩宁慢慢走进去。

    门口的孙雪瑜和夏恩熙愤怒瞪着她,却破天荒没有拦着。

    那一刻,夏恩宁就猜到了,想必已在病房闹过一遭,否则孙雪瑜和夏恩熙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她来的。

    门关上。

    她扶着床沿徐徐坐下。

    “怎么不坐轮椅?”他虚弱问。

    苏雅琴的确是让人推着轮椅来的,但夏恩宁觉得没那么夸张。

    她笑了笑:“我只是划伤缝了几针,再说睡一觉,头也不疼了。”

    她仍是那个坚强的夏恩宁。

    温谨言却说不出的心疼。

    他醒来时,苏雅琴和夏恩熙都在他的病房外守着,听说夏崇云根本没来过医院,他都不知道她独自一人是怎么在医院度过那一夜的。

    “听说手术很成功,恭喜。”她突然不知道能说点什么。

    温谨言却不着边际地说:“我没有装病,但我会让人查是谁给我下药的。”

    下药?

    夏恩宁的手指下意识往里圈紧,她下意识看向温谨言,猛地,又看向门口含恨用力盯住自己的夏恩熙。

    夏恩熙被突如其来的目光震慑到。

    她本能往后退半步就见夏恩宁站了起来。

    “是她。”夏恩宁伸手指向门口之人,毫不犹豫说,“你让人查她。她给你下药,知道你一定会钦点我过去,然后在我回樟城的路上安排车等在拐角处撞我,只是她没算到,你也跟着上了车。那些眼泪里,不知道有多少是懊悔和害怕……”

    外面,夏恩熙猛地推门冲进来:“谨言哥,不管我姐和你说什么,都不是真的!”

    她在外面听不见夏恩宁的话,但看那架势,明显是在告状。

    温谨言蹙眉看着夏恩熙:“出去。”

    “谨言哥!”夏恩熙简直不敢相信。

    “出去。”

    话语沉了几分。

    夏恩熙的眼泪在眼眶打着转,终于哭着跑了出去。

    不等夏恩宁回身,就听床上之人说:“我会查的。”

    她有些诧异,终是垂目:“对不起,我不该那么冲动。”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他虚弱道,“你说的对,你不是温家的私人医生,我不该徇私钦点你。但是宁宁,再有一次机会,我还是会叫你去,因为难受时,就想见你。”

    夏恩宁心口一震,不知该怎么接话。

    他已说得那样明显。

    他甚至说过不会和夏恩熙订婚的话。

    她却并不爱他。

    温谨言终于坚持不住睡了。

    夏恩宁一路走出病房都在想着温谨言的话。

    从前她不信。

    但今天,他都为她去死,还怎么会是假的?

    前面,电梯门打开。

    男人锃亮的皮鞋引入眼帘。

    接着,是女人清脆高跟鞋的声音。

    很快,一双黑色细跟的女鞋跟了过来:“董事长。”

    董事长?

    夏恩宁本能抬头,面前西装革履又风尘仆仆的男人正是荣鼎集团的现任董事长温立勋!

    温谨言出这么大的事,作为父亲的温立勋会赶来也在意料之中。

    温立勋驻足睨一眼夏恩宁,沉声问:“许秘书,她就是勾引温总害温总出车祸的人?”

    秘书许明美点头:“是的,董事长。”

    “轰出去。”温立勋简单留下一句便大步往前。

    夏恩宁尚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个身材高大的保镖径直过来,用力拽住她的手臂就往电梯拉去。

    夏恩宁的肩头有伤,被他这么一拉扯,痛得牙齿都打颤。

    她想挣扎,却又不敢用力,只好咬牙说:“放开我!”

    那人根本不在意她的怒意。

    不远处,夏恩熙无比解气地看着她,挂着泪痕的脸颊却绽出了笑。

    夏恩宁干脆大叫着:“谨言哥!谨言哥!谨……唔——”

    男人的大掌捂住她的嘴。

    许明美笔直立于她面前,冷冷说:“蓄意勾引温总,你这样的女人是董事长最为不屑的,最好识趣一点,否则就不是被赶出去这么简单了。”

    肩头的伤痛得厉害,夏恩宁整个人都被拖往身后的电梯。

    却在这个时候,感觉擒住她的保镖手上力道猛地减弱。

    随即,她直接被人狠狠拉过去。

    身体跌入一个宽大的怀抱。

    男人的手臂顺势将她圈住护在臂弯。

    她几乎本能抬眸。

    沈司洲看也不看她,目光直视看向前面,道:“她是我的女人。”

    “沈主任!”许明美震惊望着他。

    连前面的温立勋都站住脚步,回过身来。

    “还是,董事长想连我一起赶出去?”沈司洲的眸华平静,话说得波澜不惊。

    温立勋负手站着,沉着脸看着。

    夏恩宁紧张得几乎屏住了呼吸。

    身侧之人带着她往后退一步,轻言说:“既然董事长不处置,那我们先走了。”

    他将她带进电梯。

    直到电梯门关闭,外面都没有人说一句话。

    ……

    16楼。

    病房门一关,夏恩宁就试图推开沈司洲。

    他圈住她的手臂用了力。

    她也用力。

    大约是扯到伤处,痛得直皱眉。

    他一瞬间就怒了:“现在知道痛了!”

    他往前将她推到在床上,俯身吻了上去。

    夏恩宁撑大眼睛试图推开他。

    他干脆将她的手摁在了床上!

    “这是罚你上班时间私自去见温谨言!”

    夏恩宁不可置信。

    他继续吻上去。

    “这是罚你刚才不知天高地厚去他病房!”

    “沈……唔……”

    “这是罚你刚才在董事长面前没有回应我的话!”

    她狠狠瞪着他,他却视若无睹。

    禁锢她,用力深吻她!

    来时路上沈司洲就知道了夏恩宁会在荆州的原因,所以她和温谨言在一起不存在什么私情!

    她也不可能跟温谨言假戏真做!

    他发狠似的咬住她香甜的唇:“不接你电话是因为我给你打的电话被温谨言接了!”

    底下的人终于停下挣扎。

    一双漂亮的明眸充满诧异。

    温谨言接了沈司洲打给她的电话,是在荆州酒店的时候么……

    “我是因为生气才掐你电话,但我回拨了,你手机没电关机了。”

    她说不出话来。

    他这……算是解释?

    沈司洲的目光往下,伸手就要脱她的衣服。

    她猛地吃惊,试图拦住他。

    他又说:“全院所有外科主任都去了温谨言的手术室,只有我,进了你的手术室!”

    她的力气不如他,病号服被他直接拉开,直接撕掉贴着伤口的纱布。

    “证据,我缝合完才下的手术台!”

    他的指腹抚过她肩膀的新伤疤。

    她低头就看到了。

    缝合得整齐完美,针脚齐得像是机器作品。

    他又说:“华成医院院长的职位我不稀罕,因为想得到太容易。”

    夏恩宁:“……”

    一秒不到,沈司洲又是一如既往的狂傲。

    “董事长夫人跪下求我救温谨言我都没有答应。”

    夏恩宁终是震惊。

    还有这种事,那为什么……

    “给温谨言献血是因为他的伤口靠近中枢神经,一个不慎就会高位截瘫,因为院长说他是救你才受重伤,我不想你后半辈子都要为此愧疚,余生都不安稳。”

    他的胸膛起伏,补上一句,“纵是给他动手术也是为了你!”

    否则,他会很乐于冷眼旁观看着荣鼎太子爷变成一个废人!

    夏恩宁的指尖颤抖。

    是为了她……

    她的鼻子有点酸:“那你昨天为什么不解释?”

    为什么?

    他抽了不少血,还高度专注做了一场大手术,整个人累得不行,也虚弱得不行,再听到她那些伤人的话,没当场晕倒就不错了!

    沈司洲抿唇,却是说:“因为我想你好好反省反省自己的错误,没想到你却兴高采烈地跑去见温谨言!”

    话至最后,又变得咬牙切齿。

    她想笑,又很生气:“谁兴高采烈!他是为我受伤,我去见他也是应该!”

    他用力扼住她纤细手腕:“那么我呢?顶着所有压力为你做完手术的我,难道还比不上温谨言?难道你不该说声谢谢?”

    她是想说的。

    因为很感动,很高兴。

    但,他偏偏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来责骂她,这样粗鲁地对待她。

    夏恩宁咬了咬牙,说:“你就算比得上谨言哥,那也比不上那个在车祸现场救我,把我送来医院的人!”

    沈司洲的脑中闪过陆少白。

    但仍是嗤声问了句:“谁?”

    夏恩宁颔首,骄傲又泄愤道:“那个出差回来说要娶我的男人!”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