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说话当心点

作品:《一剪成婚:沈少寻娇妻

    沈司洲疾步上前,拦住了要冲进去的夏恩宁。

    她生气地挣了挣:“三哥,放开我!”

    他不放,干脆将她拦腰抱进车内,沉声说:“你现在冲进去她就会承认?”

    夏恩宁一愣。

    沈司洲又说,“二十多年都没有承认的事,现在更不会。”

    这个道理夏恩宁怎么会不懂?

    现在地苏雅琴来说正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任何对她不利的事她肯定都不会承认的。

    夏恩宁睨了站在车外搓着双手依旧讨好看着她的张妈。

    张妈这个人,向来是棵随风倒的墙头草,夏家谁不知道。

    她的话,根本不足以作为证据。

    “先回家。”沈司洲握了握她的手,这才将车子发起来。

    一路上,夏恩宁的脸色铁青。

    从前只是怀疑,那么今天就是肯定了。

    爸爸的手机静音是苏雅琴搞的鬼!

    不,应该是她看见了景念的电话才故意开了静音!

    爸爸也并非不知道!

    他是为了面子!

    他怕别人说他婚内出轨!

    这样一来,他就跟当年被污蔑出轨的妈妈没什么两样了!

    所以他才含糊地说不知道手机什么时候静音了!

    夏恩宁狠狠握紧双拳。

    之前还想着只求能还妈妈清白,至于苏雅琴母女如何她是不在乎的。

    但现在,她在乎了,很在乎!

    不止是苏雅琴母女,还有爸爸夏崇云!

    “啊——”

    她终于忍不住狠狠捶着车子。

    “宁宁。”沈司洲快速将车子靠边停下。

    她捂住脸哭起来,委屈又自责。

    这些年虽是为了能平安长大才委曲求全叫苏雅琴妈妈,可她到底是叫了她二十多年的妈妈。

    一个害死她亲生妈妈的女人!

    “别哭。”沈司洲解开两人安全带将她搂入怀中,大掌落在她后背轻拍哄着。

    夏恩宁哽咽哭着,咬牙说:“三哥,你让郑鑫千万藏好,我就是不想让苏雅琴翻身!”

    他心疼抱紧她,低头在她额角亲了亲,应着:“嗯。”

    这世上哪有什么郑鑫,名字都是假的。

    他让丁柏汝找的人,化过妆,再见也未必能认出来。

    他们不过是调查过苏雅琴的底细,给她编造了一个学长、缔造一段高中时代的怀旧回忆罢了,毕竟一个高中那么多人,苏雅琴也不可能个个都认识。

    没想到苏雅琴那么容易就上当了。

    可见嫁给夏崇云这二十多年,二人早就从郎情妾意变得平淡无奇。

    接下来几天,陆少白仍是授意徐降在网上大肆渲染苏雅琴母女干的丑事,金盛股票持续下跌。

    夏崇云为了及时止损只好考虑被收购的建议。

    却在这当口,江祉希再一次联系不上了!

    沈司洲才做完一台手术出来就接到了陆少白的电话。

    陆少白焦急又愤怒:“关键时刻又联系不上人了!三哥你说老大这神出鬼没的,到底玩什么啊!要不,我飞一趟,直接把人给揪来?”

    沈司洲的脸色沉了,他迟疑片刻,才说:“不必。”

    若他对江祉希的猜测是对的,那么就算陆少白去了那也找不到人,只会看到江雨时。

    “那怎么办?”听得出,陆少白的声音简直快杀人了。

    如今箭在弦上,他们下手不快的话,这个香饽饽就要被别人抢去了。

    那他们就白忙活了!

    “阿司。”温谨语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沈司洲回眸同时,直接收线。

    温谨语看起来心情很好:“恩熙肚子里的孩子可真不是小言的。”

    看来叶佳佳告诉温谨言的结果,温谨言已经告诉了温谨语。

    所以她是确定肯定了这个事实。

    看来她还真是不希望夏恩熙怀上温谨言的孩子。

    温谨语又说,“对,有其母必有其女,我是好意提醒你,别忘了恩宁妈妈当年的事,希望你也当心别带了绿帽子。”

    “说话当心点。”沈司洲的眸色幽沉。

    温谨语仍是笑:“听说HPGY想要收购金盛集团底下的公司,夏叔叔选谁也不会选HPGY的。不过少白也许好找了祉希哥,最近祉希哥好像挺忙,你去劝劝少白别忙活了,他向来最听你的话。”

    沈司洲压着怒,猝然往前一步,冷声问:“你搞的鬼?”

    否则怎么那么巧合突然就联系不上江祉希了?

    看来温谨语不傻,知道金盛股价狂跌,沈司洲一定不会坐视不管,她虽然也厌恶夏恩熙,但她却也要防着沈司洲羽翼渐丰。

    温谨语仰着头笑着看他,丝毫没有惧怕:“那么凶干什么?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左右祉希哥的去向,这大约就是天命吧,阿司,你说呢?”

    她含笑打算要走。

    沈司洲快步上前,一把将她拉进了安全通道。

    他将她抵在栏杆上,目光阴鸷,问:“警告你,再插手我的事,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她皱眉挣了挣,娇嗔说:“阿司你弄疼我了。何必这样,我都说了,祉希哥的事与我无关,为什么不信我?”

    “温谨语!”

    “这么近,不用那么大声。”她干脆挺身靠近他,“你不是说了吗?不会将我赶出医院的,就喜欢天天在医院看见我,对不对?”

    女人身上独有的香味弥漫,她满眼妩媚娇柔,这样一副姿色的确叫人心动。

    沈司洲却蓦地站直身体,狠狠一把将面前的人推开。

    她的后腰撞在栏杆上,痛得皱眉。

    随即,她又笑:“阿司还是和以前一样难以靠近,但我却很喜欢。”

    沈司洲的的眉目染着愠色。

    温谨语又说:“你可别提醒我,你我是姐弟的事,反正你也从没把我当成姐姐过。”

    她身上的手机响起来,温谨语低头看了眼,“嗯,有事了,那我先走。”

    她又看沈司洲一眼,这才推开门出去。

    门自动徐徐关上。

    沈司洲负手站着看着那道身影消失在门缝,他负在背后的手指上卷着一根女人的长发,他的拇指与食指略微摩挲着。

    之前查了郑恺杰与温谨言的亲子鉴定,还说要查一查温谨语的,后来事情一多就忘了。

    刚才突然想起来。

    ……

    中午夏恩宁去食堂路上遇到叶佳佳。

    她跑上来打招呼。

    夏恩宁含糊应了声。

    这些天夏恩宁脑中翻来覆去都是张妈说的话,没回想,对苏雅琴和夏崇云的恨意就加深一分。

    叶佳佳见她坐下半天也没动一下筷子,忍不住问:“夏医生,你怎么了?”

    夏恩宁仍是想着,怎么样才能让那些人得到报应!

    她狠狠捏着筷子,力气大得差点要折断它。

    “夏医生?”叶佳佳在她面前晃了晃。

    夏恩宁这才回过神:“啊?什么?”

    叶佳佳忙说:“没什么,我是看你心不在焉的,不吃饭吗?再不吃就要冷了。”

    夏恩宁只好低头随便吃了两口。

    没什么胃口,吃什么都索然无味。

    叶佳佳试图打破这份尴尬,便笑着说:“你听说了吗?之前在门诊的时候,赵医生看病看到一半突然出去了,大家都在猜为什么呢,可后来她回来却说没什么,怎么可能没什么,这是工作时间,没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出去?”

    夏恩宁原本也没兴趣去听赵娜的事,可是听到后来,她握着筷子的手一顿。

    赵娜工作时间突然出去就让大家觉得奇怪。

    对了,妈妈出车祸那晚上,张妈说夏崇云是半夜出去找苏雅琴的。

    大半夜,所有人都是睡觉的时候,他好端端为什么突然去找苏雅琴?

    妈妈就是那晚上出的车祸。

    肇事司机逃逸,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妈妈是直到后半夜才被路过的人发现送往医院的!

    夏恩宁猛地站了起来。

    脑中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

    是苏雅琴撞了妈妈,然后找夏崇云去善后!

    这便能解释为什么夏崇云会半夜去找苏雅琴!

    对,她记起来了,那晚上她被拖起来去医院,夏崇云并没有和她一起去,她是和奶奶、张妈一起去的医院!

    叶佳佳不知道夏恩宁为什么突然站起来。

    只见她的脸色苍白,双手不自觉地颤抖,最后狠狠将筷子一摔就冲了出去。

    “夏医生!”叶佳佳才站起来,夏恩宁就消失在了食堂门口。

    夏恩宁直接去了科室,沈司洲不在办公室。

    她给他打电话,却在通话中。

    夏恩宁皱眉冲进电梯,去了手术室,却被告知沈司洲已经离开。

    去哪儿了?

    她找了两圈也不见人,正打算回科室去等,才想要进电梯,一眼瞥见一道身影从前面办公室走出来。

    很像沈司洲。

    夏恩宁忙折身追去,拐弯就听前面传来温谨言的声音:“妈,既然今天是陪我来复查的,就别再提恩熙的事行不行?”

    夏恩宁慢慢收住了脚步,悄悄探出身体看了眼。

    真的是温谨言。

    她居然一晃以为是沈司洲。

    旁边的孙雪瑜脸色很难看,看来他们母子聊得并不愉快。

    夏恩宁没心思偷听他们母子说话,转身要走。

    身后传来孙雪瑜的声音:“小言,你老实说一句,到底是不是你?在亲子鉴定上面动手脚的人,是不是你?”

    夏恩宁的脚步一滞,下意识皱眉。

    孙雪瑜这话好笑,按理说,她就算怀疑沈司洲,怀疑她,怀疑不喜欢夏恩熙的温谨语也不应该怀疑到温谨言的头上吧?

    果然,温谨言冷笑:“妈,您在想什么?”

    温谨言直接要走。

    “小言!”孙雪瑜上前拉住他的手,警惕地前后看了看,随即二人进了安全通道。

    这下夏恩宁有点好奇了,她悄悄跟上去。

    这里是二楼,他们直接下楼去了地下停车场。

    夏恩宁躲在柱子后。

    孙雪瑜终于按捺不住,生气说:“当初荆州那次车祸,你不是也买通了酒店工作人员冤枉是恩熙给你下的药吗?这次你叫我怎么相信不是你做的!恩熙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她对你什么心思,我还不清楚吗?你要说她为了你对夏恩宁做什么我信,但要说她怀了别人的孩子来冤枉你,我始终不能相信!”

    温谨言冷笑说:“荆州酒店的事就是恩熙做的,我只是伪造了证据而已。但这一次,我没动任何手脚,您要是不信我也没办法!”

    语毕,他直接拉开车门上车。

    孙雪瑜不甘心,钻上车还要跟温谨言争论。

    车子离开。

    夏恩宁徐徐从柱子后走出来,她震惊无比。

    她还记得当时爆出夏恩熙对温谨言下药时,夏恩熙来找过她,问她为什么要买通酒店的人冤枉她。

    夏恩宁怎么也没想到,买通酒店工作人员的人居然会是温谨言!

    哈!

    她还想着怎么才能狠狠伤到夏恩熙。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

    沈司洲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过去,但接电话的人始终都是江雨时。

    偏偏那一个异常兴奋,还问今天什么日子,怎么他和陆少白都给他打电话。

    沈司洲懒得理会,挂了电话,江雨时还死皮赖脸打过来。

    他掐了,又给陆少白打了电话。

    陆少白叹了口气说:“对不起三哥,我实在联系不上人,要不这样,我在我们之前收购的几个公司里找找能信任的人去跟金盛接洽?”

    沈司洲的脸色铁青:“不妥,都是本地公司,夏崇云不可能没有耳闻。再说,随便一查就知道HPGY他们背后最大的股东。”

    一旦夏崇云知道想要收购他手里分公司的是他沈司洲,他就算跌死也不可能同意收购的。

    “那……让徐降去?他被我招入樟城电子不久,再说他以前也没在别的大公司供职过,应该没那么容易被识破。”

    沈司洲按下电梯按钮,仍是摇头:“徐降谈不了生意,没两句机会穿帮。”

    “那怎么办?”陆少白很是懊恼。

    他和三哥都不能上,四哥更不行,丁秘书也不行,那个全才江祉希又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电梯门打开。

    沈司洲正要入内。

    突然,一条手臂拦住了他。

    他蹙眉回头。

    面前的男人他见过,再加上那副中东面孔,更是叫人过目不忘,是那个VIP的保镖!

    来人礼貌用英语说:“沈医生,我们小姐有请。”

    沈司洲有些惊诧。

    因为那个VIP是温立勋接来的病人关系,后来手术后,他就例行公事去查过一次房,接下来就全都丢给了别人,再没有去过一次,今天倒是奇了,突然来找他。

    沈司洲推开那人的手臂,冷冷说:“不好意思,我很忙,没空。”

    他直接入内,按下按钮。

    那人干脆直接将脚踩在了电梯门口,淡淡看着沈司洲说:“沈医生会想要去见我们小姐的,毕竟是江祉希,江先生所托。”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