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蜕变之痛

作品:《宿罪

    稍倾,通力将鲁二爷给擒获,关入鲁氏祠堂,派人严密看守着,待鲁潇然前去审问。阿月见事情告一段落便先行离去,自她转身后司夜离目光转向她背影,先前她避过鲁二爷射去的弩箭并非寻常人能做到的,他虽知她有所隐瞒,但上次她已用行动证明确然是想要投靠他,可如今他却觉得这个女子越发的令人看不懂。她究竟还隐瞒了多少,还是她潜藏在他身边另有目的?

    送走了族中众人后鲁潇然这才松了口气,一旦松懈下来,他支撑着站起的双腿也失去了力量,踉蹡着倒下,摔在椅子上。双手颤抖着想要再次坐好时他却骤然间吐出一口鲜血来喷洒在桌面,鬓间虚汗不住往下流,人有些陷入半昏迷。待府卫再次赶来时这才赶忙去通知司夜离等人……

    又是好一通的诊治才将鲁潇然的毒给压制下去,他这么强行着冲破穴道带来的反噬只会一次比一次更严重,阿月他们看在眼中却是不知要说些什么。鲁潇然眼中的坚定不可动摇,无论他最后会如何,他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捍卫着家族,哪怕这些牺牲是不为人知的,无法被所爱理解的,他们依然会去做。那是身为族人的责任,就像她一样,从前不曾明白,可如今却也能慢慢体会当年阿爹的良苦用心了,只怪她不争气明白的太晚。而他与颜九或许真的不合适,在明白了鲁潇然所要坚持的事后也就不难明白他为何那么坚持不与颜九在一起,他们相差的太多,背负的太多,彼此有彼此的使命,不是情爱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而有些注定是无解的。看到了他们爱得那么辛苦,也许音儿的做法才是对的,只是颜九要能看开才好,这也是她所担心的。

    鲁潇然强撑着坚持要亲自审问鲁二爷,这是他们之间的恩怨,旁人无法插手。他身子虚弱,脸色泛着青白,这次是由司夜离他们一同陪着前去,顺便再次对毒药的事查探一番,唐门世家善用毒,对付鲁二爷这种不肯开口的自然也多的是办法。

    鲁氏祠堂下有个大密室,众人沿着甬道避开机关进入地下,鲁二爷就被铁链锁着困在地牢中,见了他们来也就安静的坐在角落里,相比先前简直换了个人,也许他是看清了自己的形势。

    鲁潇然是个什么情况众人也都知晓,唐枫也就不同他废话,直接道:“二爷,若是你肯交出解药,前程过往咱们一笔勾销,自此后你离开兖州,也绝不称作鲁氏子孙,我们就放你一马,如何?”

    鲁潇然眉头皱了皱,显然觉得唐枫这个代价开的小了些,而唐枫却是这么想的,只要鲁二爷将解药交出其他的事待日后可以慢慢跟他算,对于这种人他可没打算当君子。

    鲁二爷坐在阴暗的角落中,有微薄的光自他头顶照射进来,他抬起头阴暗不明的眼看向他们,忽然他咯咯咯的笑,盯着鲁潇然道:“怎么,你不是很有能耐吗?那就证明给我看啊,我到是要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本事逃过这毒。这些年你想方设法瞒过我,却还是没有办法将这毒给解了,只能压制在脚上,但却为了削弱我的怀疑又不得不继续若无其事的服用我加在汤汁、涂抹在衣料、缝合在被褥中的毒药,这手计策果然是打的好。那么又何必在这时向我低头呢?不应该继续来对付我吗?”鲁二爷的话嚣张,丝毫不为所动。或许他早就猜到了唐枫的用意,又或许他压根没想过败了后要逃。成王败寇,认命就是。

    “说什么呢,你这是以为我们怕了你不成,你若说就说,不说就用刑,还怕你嘴硬。”推着鲁潇然的音儿气得牙痒痒,恨恨说道。

    鲁潇然咳嗽了声,止住了她的话道:“我知道你一直都想我死,毒药是你早在我三岁以前就开始偷偷下了的对吗?”

    鲁二爷看了眼音儿,靠着墙壁放松道:“既然你都猜到了何必还问,是觉得不相信我会如此心狠手辣还是不相信我会对一个孩童下手?”他勾起唇角幽幽道:“我此生唯一做错的事就是帮你选了这门亲事,让你多了个帮手来对付我,但是我想知道你为何要帮着他,他能给你什么好处?”此话是对着音儿问的。鲁二爷挣扎着起身,他伸手想掐住音儿的脖子,狰狞的脸上扭曲了五官。

    音儿没有回答他的话,隐藏在袖口中的双手狠狠捏紧。

    对于鲁二爷的回答众人不禁都想倒抽口冷气,这么丧心病狂的事他都能做得出,当年鲁潇然还这么小他就想到要害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相比起来鲁潇然还算镇静,毕竟他心中比谁都清楚鲁二爷是个什么样的人。鲁潇然缓了口气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我死?我于二叔来说到底有什么危害,难道仅仅是为了鲁氏族长之位吗,你就要不惜泯灭人性,残害同族?”他一口气说的有些急,胸口上下起伏,显然很是气愤。说罢这些话他又不停的咳嗽吐出好几口血来,音儿想要帮他擦拭唇角的血迹他却摆了摆手,眼神坚毅的看着鲁二爷。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整个家族和秘术,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将这一切给抢过来。你的出生挡到了我的路,你说你是不是该死?我只是想这么悄无声息的将你除去,以我平日里与你爹的交情,我将会是这族长不二的人选。可是我的计划很快就被你娘识破了,是我太心急,你那么小很多症状都太过明显你娘不可能毫无察觉,虽然我已将药量下的足够小心还是被发现了,所以我一不做二不休就将你爹娘也给一并铲除,伪造说是他们临终时将你托付于我,我也就顺理成章担负起照顾你的责任。为了让人消除对我的疑虑你还不能死得那么早,我后来在你的药量中所下的毒都减了半,不然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我只是没想到你早就有所防备,并一直处心积虑预备着反扑,你是从何时知道此事的?”

    原来事情的经过竟是这样,所以爹娘都会死,是替他而死的。他什么都不知道,像个傻子般任仇人对他下毒,还以为是为了消除他的戒心,早知道他就应该早点杀了他,替爹娘报仇。鲁潇然心中的恨随着鲁二爷的话越来越浓烈,他放在椅背上的手捏紧了拳头,心中苦痛无法言说。他强忍着痛冷声说道:“你难道忘了他是你的手足吗?你对他下手时良心就不会痛过吗?你想要这一切我都可以给你,你为什么不说,我只想要他们还活着,哪怕是要我死,可你为了自己的私欲将他给杀了,你怎么不将我一刀了结让我也痛快些呢!”他说到后来整个人因激动从轮椅上摔倒下去,趴在地面声音嘶哑。

    没有人敢劝他,只有让他以这种方式来悼念那些尘封的过往或许才能好过些。无人能替代他所经历的那些苦痛和忍辱偷生,然而真相竟这般残忍的让人好笑,为了所谓的权和利,在那些人眼中亲人到底算什么呢?是被算计利用的,还是块绊脚石?訾夙他们是这样,鲁家庄家族内斗也是这样,唯独留下鲁潇然承载着伤痛与责任,而他的毒却连能不能解都还是未知。

    鲁二爷冷眼看着鲁潇然撕心裂肺的样子,或许他早就习惯了家族内斗的尔虞我诈,留给世人的不过是副虚假的面孔,真正的他冷血绝情才能一步步算计至此。

    到得从密室出来时众人脸上的神情都不太好,却在这时府卫赶上来禀告道:“少爷,有关于燕宫的消息,说是让您亲自过目。”说罢就拿出一张绢帛呈上。

    鲁潇然气若游丝的看着府卫手上那张绢帛,到最后鲁二爷还是未能将解药交出来,他已做好了同他同归于尽的打算,再说谁先死还未可知。他在等,等鲁潇然了结后前程往事必然又是归他说了算,所以他不会说。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鲁潇然到也平静下来面对。既然是燕宫的消息,那不用猜都知道是谁送来的,难道她还没死心吗?鲁潇然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那张绢帛就随着府卫的递出掉到了他脚下,散开在地面。鲁潇然的目光赫然被上面的几行字给吸引,那一刹那众人也都不约而同看到了,纷纷担心的去看他。相比众人的担忧,鲁潇然到是洒脱的多,他瞳孔猛然骤缩了几下,然后若无其事的在音儿搀扶下坐回到轮椅里,轻声要求道:“送我回房。”他的表情并未泄露更多的信息,哪怕是一点点的伤心难过,可他这般却是更让人担心了。

    阿月目光还停留在那张被鲁潇然抛下的绢帛上,心中滋味复杂。

    那是两天前,颜九去酒肆喝酒的事了。当日她在酒楼中碰上了荀子墨便邀他一同喝酒,直到明妃派去的人找到他们时,看到的却是令人震惊的场面。当时几个禁军是和百里胥一同进去的,但不知为何他们前脚刚刚踏入屋子后脚就退了出来,俱不约而同将房门关上,彼此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还是百里胥想了个办法封住他们的嘴道:“此事不可声张,都给我烂在肚子里,否则当心你们的脑袋。”百里胥身为将军所说之话无人敢不听,再说此事他们细细掂量过确实还是当什么都没看见的好。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